清汤挂乌冬

大脑是投影机
而我只是画面的记录者
感谢阅读
希望你能从这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兼堀] 生きて (上)

*堀川中心

*沉海梗延伸,审神者出没注意

*有一定量的角色受伤与流血描写

*很多私设,ooc,刀中带糖


拉开纸门,细雨中有几抹蓝紫色的疏影。

堀川国広朝前迈出一步,干裂的嘴唇微张着,他深吸一口湿漉漉的空气,被水与泥的腥呛出几声干咳。赤脚踩进园里的水洼,带起一脚后跟深褐色的烂泥,烂泥黏在脚上,和附着在他身上的锈迹一样。

蓝紫色的影离他越来越近,重重叠叠密密匝匝地向他扑来,他将脸凑近了,连日的细雨让花瓣浸足了水,他干裂的唇几乎要碰到花瓣上的水珠。地里有一把生锈的园艺剪,不知是谁干活时遗落的,他捡起园艺剪,拨开花与叶,不知是刀柄沾了水太滑,还是头已经锈得不成样子,他的手总使不上力。蓝...

[兼堀] あなた

*一个关于破镜重圆(?)的现pa

*全程不知道在干嘛的冲田组

*没脑子的短大纲文,ooc注意


每日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突然开始相互厌烦这种事,确实是存在的,就像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小心翼翼堆起来的一座积木塔,途中有谁感到疲倦了,心一开始动摇,另一方再怎么挽回也只是徒劳。

和泉守和堀川的积木塔,倒得比他们预想中的还要早。

不能说是谁的责任,如果说从前两人想要在一起的心愿是一致的,那么现在两人想要抽身而去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房子留给堀川,和泉守一个人拖着拉杆箱走了,堀川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着门轻轻合上,以往和泉守对待它可没这么温柔。橘猫跳上沙发,伸出舌头去舔堀川的手,“你是怕我...

[兼堀] あの頃へ (下)

*漫画家和助手

*私设多且ooc

【上篇点我】


堀川两边的鬓发修得比以前更短了,整个耳垂裸露在外面,和泉守眼尖,看见了就随口一说:“不戴点什么的话又会愈合的。”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又让他想起礼物的事,堀川歪了歪头,说:“还没有选到合适的耳饰,其实我还不太适应。”放在以前这样是要被风纪委员盯上的,和泉守自己就是个典型;堀川终究和他不一样,此时此刻他比以前更清楚这一点。

第一次给杂志社投稿就被选中,和泉守多多少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些自信的,再加上高中生漫画家出道和续篇新连载再开的噱头,短时间内他积累了一小波人气。为了保持更新频率长期透支休息时间,和泉守的身体不到半年就垮台了,同时连载...

[兼堀] あの頃へ (上)

*差点忘掉的点梗,(姑且算是)漫画家和助手

*存在感很低的冲田组

*私设多且ooc


硬币落入奉纳箱的哐当声响仍在堀川国広耳边回响。

“希望兼さん的漫画能更受欢迎。”他双眼紧闭,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电话随后响起,他看了眼屏幕,匆忙跑下台阶才敢接起来。

“嗯,我晚上就回去了。”他停在贩卖区前,“兼さん要什么纪念品吗?”

“堀川——啊,是在跟和泉守通电话吗?”同行的安定突然凑了过来,指着架子上的御守喊道,“听说这家神社的恋爱守很灵,堀川也带一个吧。”

安定绝对是开玩笑的,电话对面的和泉守沉吟了一会,十分平静地说道:“那就买一个吧,国広。”

“诶?!为什么突然……”“麻烦你了。...

[兼堀]フタリホシ (下)

*フタリホシ=两个人的星,现pa

*附带同名BGM:

*很多私设

【上篇点我】


什么,和泉守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地钉在了原地,即使少年的告白如同惊涛骇浪,他也不能挪动一步。

“不行。”短暂的沉默过后,他下意识地反驳道,“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如果歌仙在场,大概还要呵斥他一句“误人子弟的混账”。

“我知道。”这话堀川说得还是很有底气的,和泉守抹了把脸,作为大人的他实在失态,他庆幸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大家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待双方都稍微冷静下来了,他才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子,语重心长地向堀川解释了一通什么青春期冲动不是爱。

“兼さん不愿意的话,直接拒绝我就可以了,没有必...

1 2 3 4 5 ————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