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视奸请先自行搜索博客内的食用说明]
写的不好还望海涵
随心所欲 风格不定 空有脑洞的挖坑(咸鱼)势力
与世界失去联络的v家厨
刀男沉迷 \左右皆可的土方组推/
杂食同时也挑食 乙女向OK
挺好勾搭的快来找我聊天啊(哭)

[堀兼堀]感情泥棒

*泥棒(どろぼう)=小偷

*梗与标题均来自40mp的作品(原曲 / PV

*不知道什么鬼paro,一个很短的无差别小甜饼

*有一点女装伪装要素

*私设如山,特别ooc

 

“近日,赫赫有名的机械世家……向外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据发言人声称,他们研制出一种新型的芯片,只要为机器人植入这个芯片……”

“因此,植入了这种芯片的机器人,将成为该家族有史以来的最高杰作——‘他’就是,和泉守兼定。”

“关于这种‘机器人’所带来的问题及其发展前景,我们邀请了各领域的专家来讨论……”

 

夜色正浓,漫无边际的森林深处坐落着一座气势宏伟的欧式仿古建筑,建筑外围塔楼林立,探照灯的白色光柱相互交叉分离,扫遍每一个角落,像是要探清每一个入侵者的行踪,和他们可疑的内心。

“守卫真严密啊。”堀川独自躲在离塔楼不远处的一片灌木丛里,等待着合适时机的到来。

一切都如约定好的一样,当月亮躲进云层之时,东边的一排探照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纷纷出现故障,堀川趁着夜色混入乱成一团的守卫们,默不作声地翻越围墙,浓绀色的披风被铁丝网划开了好几道,他也丝毫没有在意。

大门里外肯定布满了机关,他绕到欧式庭院的后面,那里有个简陋的木门,通往一楼的后厨。

木门很快就被撬开,他闯进去,一侧手敲晕了吓得拿起菜刀打算防卫的厨师,女仆捂着嘴退到墙角,他边比了个“嘘”的手势,边从袋子里取出一段麻绳和一卷黑色胶带,“我不会伤害你的,但也请你配合一下。”

他把女仆绑在厨房的椅子上,女仆紧张得不敢说话,但还是被他粘上了黑胶带。为了不被建筑里的其他仆人发现,他在另一个房间里找到了一套女仆的工作服,他身材不算高大,套上后还挺合适的,而且工作服的裙摆很宽,可以供他藏不少东西。

“你怎么还在这里?!”在他上到二楼时,另一位年龄稍大女仆叫住了他,“老爷不是下了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圆筒状的东西已经抵住了她的脑袋。

“如果不想受伤的话,请您配合一下。”她不敢去看堀川脸上的表情,只好按照堀川的命令往上走。

不一会他们便停在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房间门前,“就在这里?”堀川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但这个房间的锁比较特别。”堀川看了女仆一眼,将信将疑地敲了敲门,“兼先生……?”

房间里果然传来了窸窣的声响,“国广?是你吗?”

“是我。”堀川又转过头去问女仆,“您知道这个房间要怎么打开吗?”

女仆摇头,这些涉及东家机密的东西她自然是不清楚的。

那就只能来硬的了,“那么,失礼了。”一直被他用枪抵着的女仆倒在了他的脚边,“兼先生,稍微走开一点。”接着他又取出一根撬棍,轻而易举地破坏了门锁。

好在和泉守的状态看起来不错,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就在他们都这么想的时候,屋内突然警报轰鸣,堀川顾不上那么多,他连忙拉起和泉守的手往走廊尽头跑去。

窗户打开,微冷的夜风灌入,和泉守的手握起来有些冰凉。三楼不是特别高,更何况下面全是草坪,“要抓紧了,兼先生。”

顺着长绳他们安全地着陆了,自落地起堀川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盯上了他们,警报依旧在他耳边不知疲倦地叫着,就在这里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在被人逮到之前,悄悄地跑起来吧。

“怎么了?”他拉着和泉守的手要跑,和泉守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国广……”和泉守抬起头,“我们不要逃了好不好?”

堀川眸色微沉,和泉守则继续游说道:“他和我说好了,只要我们留在这里,他也不会对我们怎样……”

是吗?堀川松开了他的手,“你说的没错,托你的福,我们已经跑不了了,‘兼先生’?”

四周忽然亮了起来,白光的交叠让人感到刺眼,堀川不用看也能感觉到,他们被包围了。

“歌仙大人想要见你。”领头人说。

“那好吧。”堀川主动丢掉了手里的枪,和泉守走上前,“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堀川无所谓地摆摆手,“你还是和他们乖乖地回去会比较好哦?”

“在去上面之前,请允许我们先检查一下。”领头人指了指堀川的长裙,周围的手下个个面面相觑,这里的人都接受过良好的绅士教育,没人敢上前去掀别人裙子,即使对方是一个男性。

领头人的脸色很不好看,堀川朝他眨了眨眼,说:“那我自己来吧。”他朝众人“展示”了一下他的“裙底”,仔细地以目光确认这个人没有携带别的危险物品之后,领头人才将他带进电梯。

居然有电梯,比他想象中的高级呢。

当堀川仍在思考破开电梯顶盖逃跑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的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气派的大堂呈现在堀川眼前,远处一位身着男式和服的男人转过身来,室内没有点灯,月光透过两边的大圆拱形玻璃窗,在两人之间的地毯上划出一道白色银河。

“你就是怪盗K?”男人手中夹着一张米白色卡片,和他的发梢一样,在月光下泛着浅浅白光,“这条裙子可真别致。”

无论如何都不能生气,“……谢谢您的夸奖。”

男人轻哼一声,“就凭你也想盗走‘杰作’?”

“我的目标可不是‘杰作’哦?”堀川礼貌地回以微笑,“兼定家的宝藏可不只有‘杰作’一个吧?”

他在预告信上写的是“宝藏”。

“如果歌仙先生认为‘杰作’就是您的宝藏的话,就不会这么轻易地让我和‘他’见面吧?”

歌仙沉默了一阵,“你知道的还挺多。”

“所以您到底把‘宝藏’藏在哪里了呢?”

既然能来到这里,让你看看又如何,歌仙弹了个响指,大堂顶部半开,一个巨大的鸟笼吊在他们的正上方,正以缓慢的速度不断下降。

“臭老头,别以为你辈分比我高就可以随随便便把我给关起来!”无比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谁教你这么说话的?!”歌仙整个脸拉下来,他转过头对堀川说,“真抱歉,我们兼定家可没有这么不风雅的‘宝藏’,让你见笑了。”

看上去还很精神,这样就足够了,堀川向上面的和泉守使了个小眼神。

“可是歌仙先生,爱情是盲目的。”堀川望向玻璃窗外,“今晚的月色真美啊,这么美丽的夜晚,我可不能再打扰歌仙先生赏月的兴致了。”

“所以,”他按下了身后的按钮,“非常抱歉,我要带着我的‘宝藏’先行一步了。”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玻璃破裂声,和泉守也从鸟笼里跳了下来,被堀川稳稳地接住,堀川牵起了他的手,两人手指掌心相贴,是温热的。

歌仙完全楞在原地,这一出绝对在他意料之外,堀川与和泉守踩着玻璃碎片,跨过窄窄的窗台,一同跳了下去。

“喂!这里可是——”歌仙冲到窗前,只见窗外“嘭”地一下,一副鸟翼一样的东西在空中舒展开来,顺着夜风滑出一条长弧。

他气急败坏地朝碎片踢了一脚,下令道:“马上开启追踪器。”

“为什么不让我直接把鸟笼的门给踹掉?!”和泉守似乎对刚才的事情非常地耿耿于怀。

堀川无奈地解释道:“你这样会吓到歌仙先生的。”

“那有什么所谓呢。”和泉守瞟了眼堀川身后翻飞着的大蝴蝶结和黑裙摆,“国广穿起裙子来还挺可爱的。”

即便是阴冷的夜风,也吹不走堀川脸上浮起的热度,他别过头去,说话声听起来闷闷的。

“兼先生,这不应该是‘猎物’应该跟‘猎人’说的话。”

和泉守哈哈地笑了起来,“明明本大爷看起来更像猎人。”

“随你吧,要降落了。”这个时候的中央大街十分安静,少了白天的繁华喧闹,这正给他们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着陆地点。

在黑夜完结之前,绝不可以掉以轻心。所以,在他们追上来之前,悄悄地跑起来吧。

屏幕上的红点正一点点地往歌仙所埋伏的建筑接近,歌仙盖上屏幕,堀川与和泉守已经进入了他的瞄准范围。

瞄准镜里,是他们相互牵手向前奔跑着的身影,歌仙眼睛一眯,瞄准左边黑色的裙摆,扣下了扳机。

枪声在寂静的中央大街上响起,目标击中的瞬间,堀川只觉得全身力气正一点一点地被抽空,目击了这一切的和泉守瞪大了眼睛——

“国广!!!”

“兼先生……快走……”堀川整个人跪在地上,他摸出大蝴蝶结下的枪,颤着手交给和泉守,“要是再被抓回去的话……我可不能再把你给拐出来了。”

“瞎说什么傻话!”和泉守紧张地手心直出汗,他蹲下身作势要抱起堀川再继续逃跑。

心中敏感的感情,全部表露于表情之上。

“兼先生……快放手……”

虽然这会伤害到,我抱着的你的内心。

“我是绝对不会放开的!”

正当他要向前逃跑时,歌仙背着长枪从侧边走了出来,“小偷的游戏玩够了吗?”

和泉守咬牙,他举起堀川交给他的枪,对准了歌仙的左胸口处,“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急躁。”歌仙无所畏惧地说道,“回去吧,你已经失去你所有的筹码了,无聊又低俗的游戏该结束了。”

“至于这个,就当是你不解风情的惩罚。”他瞥了眼堀川。

“呵。”和泉守冷笑一声,“你不觉得奇怪吗?闲人勿进的会客厅,玻璃为什么会爆炸?”

“本大爷留下的东西,可不只有这一处。”

“而且……我们家的‘杰作’也该被送回实验室了吧?”

“你……”歌仙脸色一沉,“实在是太乱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嘭——”回答歌仙的只剩下这一声枪响,子弹不偏不倚地从他的耳边擦过。

没有打中,但他已觉浑身乏力。

和泉守放下枪,看着陷入昏迷但呼吸依旧正常的堀川,喃喃道:“这种游戏,不适合你。”

“确实不适合我,你赢了。”歌仙卸下长枪,总算松了口气,“如果我用的不是麻醉弹的话。”

手还是温热的,和泉守头也不回的甩给歌仙一张卡,“柜子。”

歌仙接过卡片,一脸疑惑地将它按在街边临时储物柜的感应器上,“啪嗒”一下,柜子的门打开了,歌仙将里面的盒子取出来掂了掂,还挺重。

“这是国广打算在成功逃跑之后留给你的回礼。”

“噢?”歌仙打开一看,文房四宝,还有一对雕着牡丹图案的镇纸。

“看完了吧?该还给我了。”和泉守扶起堀川,脸上的表情依旧不爽。

盒子合上,歌仙很宝贝似的将它抱在胸前,“给了别人的东西还想拿回去?”

“那我替国广原话奉还。”说完和泉守抱着堀川侧身一跃,人便不见了,歌仙也没有再追。

我的傻侄子就这么被人拐跑了。

这也算了,完了还给人数钱。

“真是太丢脸了……明明是我先去救的兼先生……最后反倒被兼先生救了……”稍微恢复了些意识的堀川很不服气。

远处的地平线泛起了一抹浅红色,夜晚终于结束了,堀川的药效尚未褪尽,猎人与猎物相互依靠着,正准备迎接他们新生活的第一缕阳光。

 

“近日……兼定家代表发言人宣布,终止‘杰作’机器人和泉守兼定的进一步研究计划,其原因不予告知……据本台时事评论员猜测……”

 

—END—

 

一点点废话:

非常感谢你看到这里!

一直吐槽40大爷曲子酸臭味重的我,突然就想写了!写完这篇我就去复习

原曲和tama桑的PV,真的很可爱啊!(酸臭味也特别重)

背景大概是一个架空的未来幻想(?)世界,作为一个没大纲没主线的小甜饼其实bug挺多的……还有必须说一下麻醉枪什么的照目前来讲不太实际……顺便考虑到堀哥和兼桑的性别,擅自在原曲的设定和情节上上做了一些改动(写到后面还是齁死我了)

其实主要还是想写他们相互协作的默契感,像花丸动画里面,个人感觉就处理得挺好?

这次终于轮到堀哥穿小裙子了,调戏堀哥特别爽(被暗杀)。还有歌仙大大,最近看了细川组和伊达组的回想,这个刀刀有点可爱啊!小夜和咪酱这种类似于监护人对谈的感觉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舞台新作应该很有看头。

不好意思又扯远了!另外怪盗K(Kunihiro),听起来没毛病!

这一次真的要说再见了!!!!!

以上。

评论(6)

热度(42)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