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大脑是投影机
而我只是画面的记录者
感谢阅读
希望你能从这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兼堀] あの頃へ (下)

*漫画家和助手

*私设多且ooc

【上篇点我】


堀川两边的鬓发修得比以前更短了,整个耳垂裸露在外面,和泉守眼尖,看见了就随口一说:“不戴点什么的话又会愈合的。”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又让他想起礼物的事,堀川歪了歪头,说:“还没有选到合适的耳饰,其实我还不太适应。”放在以前这样是要被风纪委员盯上的,和泉守自己就是个典型;堀川终究和他不一样,此时此刻他比以前更清楚这一点。

第一次给杂志社投稿就被选中,和泉守多多少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些自信的,再加上高中生漫画家出道和续篇新连载再开的噱头,短时间内他积累了一小波人气。为了保持更新频率长期透支休息时间,和泉守的身体不到半年就垮台了,同时连载话数受编辑要求再次拖长。久而久之套路用尽,这部作品多少有点气数已尽的征兆。人气下滑后果可想而知,虽然没落得匆忙腰斩的命运,好歹让和泉守好好地完成了他理想中的结局,但他知道这样好的出发点以后不会再有了。

从医院里醒来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直视堀川的眼,这一定不是堀川想看到的样子。人到底是被好的开始蒙蔽了双眼,不知道那也许就是人生最高峰,再往后被杂志社退稿,被莫名奇妙的人拉拢去画成人漫画,和泉守被搅进名为“现实”的漩涡之中。堀川鼓励的话犹在耳畔,可这不是解决一切的良药,唯有紧握着手中的笔才能减轻生存的罪恶感。

出院后堀川的工作又多了一项,和泉守表面上说还是要以大学的课业为重,实际上他明白爱操心的堀川是怎么也拦不住的;堀川爱照顾人,尤其是他这个后辈,这个莫名的理由让他俩规规矩矩的搭档关系再次维持一年有余。

堀川出色的能力自然受到不少老师的青睐,和泉守问他为什么拒绝了其他老师的邀请,堀川为此感到疑惑,“这不是我们的约定吗,兼さん。”

“那种约定,无视掉也没关系……”和泉守极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堀川放下杯子的声音比以往的要重,和泉守猜他生气了。

猜永远只会是猜而已,堀川心里想什么,在他坦白前和泉守永远不会知道,设置在人们胸中那部复杂的机器,真能像钟表指针一样,明白无误地指示出盘面上的数字吗,和泉守觉得很难,此时此刻他似乎更害怕坦白的到来,结果无法预知,更无法控制。

确实两个人都是,无法和中学时期的自己一样相互敞开心扉,探索对方的未知领域,不用去忌讳任何东西。

一天过去堀川也没能在和泉守的笔画中获取出什么隐秘的心事,离开前他将带给和泉守的东西全部分好了类,御守和其他纪念品一同放在桌上。

“早点休息,兼さん。”还有晚安。

另一只御守被他攥在手里,借着路灯还能看到几缕埋在浅粉色里的金线。恋爱到底是什么,多年来堀川从未体验过,御守真能带来所谓的恋爱运吗?回到住处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任涣散的思绪继续朝着未知的领域扩散,和泉守在聚光灯下的面影浮现于黑暗中,仅仅一瞬间。

第二日的午后他一个人去了漫画店,没有和泉守的陪同他感觉和这里的人更格格不入了。踏入女性向区域的那一刻他把口罩拉上了,顾不上躲避其他人的目光,直接从热销架上选一本,然后直奔收银台就可以了,他在心里这么计划着。

“国広?”背后传来的声音吓得他一个激灵,和泉守没问他你怎么也在这里,而是直接大大方方地抽走他手中的漫画,连同自己手上的一起带去结账。“只是想学习一下……这类作品的氛围表现而已……”堀川红着耳根小声解释道,生怕和泉守误会些什么。和泉守一脸“我懂”的表情,说:“我那里还有几本,想看直接问我就可以了。”

原本奔着学习处理手法去的堀川,在观摩的过程中逐渐被剧情吸引,直到窗外日落才放下了书。和泉守问他感觉如何,他压下心里快要溢出的羞耻感,一本正经地翻开某一页评价处理手法。

我想问可不是这个,和泉守摇头又叹气,就算心里怎么着急,真正话到嘴边的时候又羞于启齿。

“不过我总觉得,这些美好的邂逅和误会,都只是作者的幻想吧。”

“不只是幻想!”和泉守反驳道,堀川还没见过和泉守像小孩似地争个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太近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和泉守的吐息在自己脸颊上爬。

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心跳加速,堀川来不及也不想在这个节点去思考,移开的目光又落到手边的漫画上,少年与少年亲昵地靠在一起。他开始紧张了,伸手去抓自己敞开的包,御守随别的东西唰地掉了出来,他又蹲下身去捡,一捡完便揣着包逃跑似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但愿今晚不会做什么奇怪的梦。

 

“你醒了?”

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墙壁,堀川以为自己是在医院里醒来的,可一看四周没有医疗器械,没有医生,没有护士,应该说,除了坐在一旁的和泉守,还有躺在白纸一样的地板上的自己,这里什么也没有。

这绝不是他所生活过的真实的世界,他暗自断定道,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若这仅仅是梦的话,就只有顺其自然了。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和泉守自觉担任起了世界引导者的角色,“我还是一起说吧,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但我找到了逃脱的方法。”

总觉得这个“和泉守”和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在自己的梦境里,这个“和泉守”的形象应该跟本尊留给自己的印象更为接近才对。

“如你所见,我们被困进了这个白色房间里,这里一个房间代表一个漫画格子,只要我们做出分镜稿上指定的内容就可以……怎么了吗?”

堀川摇头,说:“只是感觉兼さん不知怎的突然变得积极起来了呢。”

很明显和泉守被堀川这句话噎了一下,许久他才解释道:“那都是因为想快点带你走出这里。”

“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吧?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呢?”和泉守告诉他,通往下一个白色房间的门,只有照他手上的分镜本完成演绎才能开启。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和国広就是这个世界中的主角了。”

不吐槽作者本人的中二发言大概是大部分助手的共识,堀川坐下来跟和泉守一起确认内容和进度,得知这本眼熟的分镜稿是和泉守尚未完成的新作后,堀川的眉头不自觉地跳了跳。

“怎么了?”前几格全是和泉守所扮演的主角A的单人画面,和泉守应该就是这么一个人走过来的,堀川扮演的是主角B,也就是令主角A产生朦胧情愫的唯一官方配对。

“我能扮演好这样的角色吗……?”可能还需要一些心理准备,和泉守回以他的目光炽热而坚定,一如当初告诉他自己要向杂志社投稿的时候。“刚开始我也感觉怪怪的。”和泉守站起身,用本子敲了敲堀川的头,“不过故事的发展和我们一样,都是循序渐进的。”

“总之先试一试吧,慢慢摸索着向前推进。现在从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开始,你记得的吧。”

当然记得,画面定格的瞬间堀川看到了四周悬浮在半空的肥皂泡,伴随着变幻的光与影,和泉守坐在他旁边,像个温和的发光体。殊不知气氛网放在这里竟能产生如此般梦幻的场景,很快耳边响起一声怪响,墙上出现了一道门。

“走吧。”没有注意到和泉守的叫唤,他还有些晃神,于是和泉守又喊了一次他的名字。

美好的邂逅和误会不断地在这个房间里产生,并由他们尽力去演绎着,这是一个从开场到结局全都定好了的架空世界,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外面读者的眼中只有主角A和B。作为故事舞台的高中校园,如纸般纯白的桌椅、画板和活动室窗外的灰色天空,即便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可同样的轮廓早已印在堀川的回忆之中,在熟悉的场景里演绎“另一个”角色,似乎更容易唤起以往的记忆。不必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堀川已然接受了这种虚幻与现实的交织,只是再唤起深藏于角落那个东西,仍需要些许时间。

接下来的过程有点像平平无奇的冒险故事,待到二人完成了足以刊登的连载页数,他们发现新房间里多出了一个播报人气排行的荧屏。

“突然多了点王道漫画的味道。”看着自己几乎垫底的排名和泉守苦笑道。

“这是在提示我们关注排行以把握剧情节奏吗?”堀川记得再往后就是和泉守还没有完成的草稿,照理说从现在开始,到不能更改的结局前应该有更多发展的空间才对,如果可以登上人气榜第一的话和泉守一定会……算了,这种事情还是由作者本人来做决定吧。

“适当增加一些支线也不错,从先前读过的畅销作来看,让主角去约会的情节貌似是必不可少的。”

“可是,”堀川忍不住举手打断他一会,“兼さん没有画过这样的场景吧,还是说兼さん有过约会的经历?”

“有啊。”冷不防地被回了一句,堀川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虽然没到那种层面的关系……”

“我明白了,假使兼さん真的有过这类经验,读者代入感理应会更强……”没关系的,按和泉守的安排去做就可以了,堀川脑子里乱乱的。在这个世界里停留再久也不会感到疲惫,和泉守并没有急着赶往下一个格子,而是先停在原地修改原有的草稿。

“你觉得他们去哪个地方约会比较合适呢?”和泉守问堀川,堀川自知没有经验,单纯从主角自身设定出发的话应该是……

“美术馆。”说出这个词时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曾经他跟和泉守就去过这样的地方,那次大约也谈不上什么约会,“……会不会有点不太随大流呢?”

“那就这个好了。”没有理会他的疑问,和泉守想都没想便敲定了这个方案,堀川慌忙说没有必要一定采用他的。和泉守咬了咬笔头,托着腮问了他一句:

“国広还记得那张画吗?”

陈旧的纸张尚留着岁月的颜色折痕,写实的铅色心脏仿佛随时要跳出来,那幅画,题目是叫《心》来着,对吧。

“我记得。”即使他不太理解和泉守为什么会喜欢那张手稿,老先生学生时期的作品大多稚气未脱,负责发放涂鸦画纸的工作人员告诉过他,老先生学生时期的手稿大部分由一位女性提供,也就是说,那位拿着《心》的女性也许是……

“能画出来吗,不是一模一样的也可以。”和泉守递给他纸和笔。

“我尽量。”凭着不算特别清晰的记忆,笔在画纸上四处游走,心脏的雏形慢慢显现于画纸中央,你要把这颗心送给谁呢,有什么东西从堀川心底发出呓语。

两人不停地前往下一个房间,情节随着房间的切换继续推进,简要概括一下就是A在B的帮助下实现了自己的梦想,那张堀川临时准备的铅笔画成为了A送给B的谢礼。完成这一格的内容后,堀川发现荧幕上显示的排名,已经直逼前三了。

“好像可以看读者评论了。”和泉守伸手点了一下屏幕,一连串的评论蜂拥而至,大多是些什么“这就是初次告白对吧对吧”与此相似的灵魂质问。看了其中的几条堀川也感叹道:“这些年轻女性的战斗力真的很强……”

“出去之后兼さん也要记得给我谢礼哦。”和泉守专心研究评论,堀川在一旁反倒开起了他的玩笑。“你还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嗯?”和泉守的这句话像是往他记忆角落里丢进的一块石子,“谢礼吗……”堀川反复默念着这个词,礼物什么时候拆都可以,那个时候和泉守是这样说的吧,因为忙着为上大学做准备,堀川将这件事连同那些繁杂的资料埋到一块去了。

“不要紧的,只是和兼さん开玩笑罢了。”所以和泉守给过他的谢礼到底是什么,他偷偷用笔写在了小臂的内侧,怕自己忘了,他不知道,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和泉守对这份礼物的在意程度,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每前进一格,透过荧幕他们可以看到世界外的读者们对作品的新期待,根据反馈和泉守也能对自己的故事进行适当的调整。这个作品马上就要迎来结局,和泉守提议在过渡话的房间里稍作休息,顺带让堀川多熟悉熟悉分镜本的内容,反正最终话能够一口气完成再好不过。

最终话里有个主角拥吻的画面,这对堀川来说是最糟糕的剧情了,接吻的时候主角B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脑子里会想着什么样的事情,纠结来纠结去心里也没个底。

其实你也知道的吧,分镜本可以随意修改这件事,堀川手忽然一抖,分镜本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和泉守转过头来,堀川说没事,重新捡起分镜本,方才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你只是被卷进他人幻境的无辜者而已,走出这里的办法有很多,根本没必要去跟随别人的想法行动,你若是心甘情愿,就当我不存在吧。又来了,这个诡异的声音。啊,对了,通常读者对作品的期待度越高,就越不舍得让这个作品完结,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吧?直到他们的热情消退之前,你和那个人只能被困在这里。

“我知道。”没有人气的作品更容易被中途腰斩,堀川瞟了眼荧幕上的人气排名,是第一位,估计和泉守仍乐在其中。

其实让作品腰斩是最快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你觉得呢?

“我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我做不到。”

只要按我说的,你就做得到。你莫不是不想尽快离开这里,想继续享受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即使这些都不是真实的?

在谜之声音的连番质问下堀川确实感到了一丝疲倦,可作为助手全力支持和泉守作品的完成,这一点放在哪里也不会轻易改变。

“只要兼さん的心愿得以实现,出不去也没有关系。”

一声长叹后,所有杂音都消失了。

“出发吧。”和泉守朝他伸出了手,他抓住了。

浅灰色的樱花网点一连铺满了好多个房间,不知道和泉守眼中的樱花花瓣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灰白。堀川扮演的主角B即将毕业,穿着制服的A和穿着毕业礼服的B在没有人的树下擦肩而过。

这个场景太让他感到熟悉了,不管是在别的漫画、小说和影视剧,还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仿佛从高中毕业还是昨天发生的事。那个时候和泉守身上的制服缺了一颗纽扣,在两个人对上眼的那一刻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毕业快乐”,然后,然后是怎样来着,他逃跑了。

“该去下一个房间了。”和泉守在门边等他。在这个作品里A可不是那样的胆小鬼,下一格就是把手中的纽扣交出去了吧。

依旧是和刚才差不多的房间,灰白色的花瓣漫天飞舞,和泉守牵起他的手来到房间中央。堀川胸中那颗器官忽然间躁动起来,也许主角B在这个时候也是这样的紧张与不安吧,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堀川觉得,自己已然和主角B融为了一体。

“我喜欢你。”这句话到底是从和泉守口中说出来的,还是主角A口中说出来的,陷入思想混沌中的堀川无从得知,不过恋情降临的感觉,他已从这一刻开始知晓了。

“那个时候,为什么兼さん不早点告诉我呢?”

还没等到主角A的吻,他却不自觉地说出了剧本外的话,重重花瓣迷了他的眼,脚下不知什么时候破开一个大洞,他没去注意脚下的平衡,和泉守在洞口边上大喊他的名字,他在漆黑的世界里不断下坠,心突然开始痛了起来。

着陆之处一片柔软,堀川从自己的床上惊醒,一摸自己的脸,是湿漉漉的。他起身走到窗边,一开窗便是暖暖的微风,一片粉红色的花瓣被吹进来了,他才惊觉今天是三月份的第一天。

洗漱时他发现了写在手臂内侧的小字,回头又是一阵翻箱倒柜,和泉守的那个硬纸袋被压在了箱底。他取出,急忙拆开,一对红色的耳钉躺在盒子中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弱的光。红色是心脏的颜色,同时也是和泉守最容易辨认出来的颜色,堀川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应该还没完全愈合。

他总要花点时间去适应这幅耳钉的,收拾完自己,他要出门去见和泉守了。

“国広——!”一进门堀川就被和泉守这一声喊震得心头狂跳,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不过这一番动静刚好把躺在自己床上的和泉守给吵醒了。

“兼さん!”堀川举着吸尘器进来了,一看和泉守好好的躺着才放下,“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没没事,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已。”和泉守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什么梦?”

“呃……就是你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掉进一个黑洞里了。”

“兼さん的梦,好像和我昨晚做的有点像呢……”

“……是什么梦?”

“兼さん在樱花树下说喜欢我的梦……不过梦都是假的……对吧?”两个人做同一个梦的几率有多大,堀川觉得不大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先起来吧,兼さん?”

与梦中极其相似的坠落感,只是着陆的时间要短得多,堀川躺在床上,脑子嗡嗡响,和泉守抓紧机会,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我喜欢你,国広。”

心已交付出去,是不是该补上主角A的吻了,是B的话他会作出怎样的反应,显然和泉守不会给他胡思乱想的时间,堀川唯一能做的,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去回应这份热情。

一路上经历过来的,是现实也好,是幻影也罢,心不会因此动摇。自粉色的御守被捎上的那一刻起,人们就该知道,恋情降临的季节要到来了。

 

—END—

 

*心脏和指针的类比借用了夏目漱石其中一个作品里的说法

*漫画格子的基本设定参考了动画「人类衰退之后」第四话里的内容


—————————————————————

就说一下: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字数已经远超出最初计划的预期了。
决定要写这个设定的时候还是挺苦恼的,想着如果写成月〇少女或者世界〇〇初恋那样编辑部故事的就没什么新意了,而且还容易产生拙劣的模仿照搬嫌疑。最后就想起了二刷过的「人类衰退之后」,这里代入了其中的一个小世界观,但是原作的桥段比我的有趣多了,动画表现也比文字直观,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写到最后老是想起「编舟记」男主第一次遇见女主的那一幕,结尾词「恋」给的例句是「少年知道了什么是恋爱,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可能堀川也是这么想的(笑)
还有前一篇吐槽樱花梗俗气的我,本篇又写了毕业季到底是怎么回事(真香警告)
我说的有点多了我们下回见……!


评论(4)

热度(31)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