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视奸请先自行搜索博客内的食用说明]
写的不好还望海涵
随心所欲 风格不定 空有脑洞的挖坑(咸鱼)势力
与世界失去联络的v家厨
刀男沉迷 \左右皆可的土方组推/
杂食同时也挑食 乙女向OK
挺好勾搭的快来找我聊天啊(哭)

[堀兼]我为什么要成为魔女啊?!

*大概是一个架空西幻pa

*直白流水账,又狗血又没逻辑的娱乐向

*女装梗有

*ooc!ooc!ooc!

*冲田组和御物组出没注意

 

X大陆是一个和平的大陆。

正是因为有了和平的环境,X大陆工业发展迅速,住民们的思想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也就是说,更开放了呢。(笑)

但在这和平的外表下也潜藏着巨大危机——新生魔女的数量开始急剧减少,大陆上的预言家甚至预言,一千年后魔女将会灭绝。

魔女首领闻言怒拍桌板,马上下令,所有有着魔女血统的男性后代加入魔女培训,也就是说,男性后代也必须参加魔女考核。

于是和泉守兼定成为了新一批见习魔女。

“所以我为什么要成为魔女啊?!”

“因为你是魔女的后代。”

“还有审神者的恶趣味。”

清光和安定在一旁幸灾乐祸道。无法接受现实的和泉守一个大步冲上前去揪住了安定的衣领,“怎么会有你这样看着别人落难自己快乐的天使啊!”

相传大部分天使都以温和善良甜美可爱著称,不过传说嘛……

“也没有你这样的横行霸道急急躁躁的魔女!勒死了快放开我!不然就给我掉头去……”安定不服输地挣扎着,清光只好出手阻止他们。

“这个世界要完蛋了啊。”随后清光感叹道。

 

魔女复兴的新政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所有学院都没有准备男性制服。

按照规定,见习魔女,必须穿着学院的统一制服,没有男性制服的话……先拿原有的裙子凑合一下吧。

制服设计师说,请给她三年的研究时间,她一定会设计出最适合男性后代的制服,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别问为什么要设计那么久啦!作为魔女的衣服,必须有一些奇怪的魔法加成好吗!比如说反重力裙什么的,后来因为牛顿诈尸而取消了。

见习魔女和泉守兼定,某学院在读中,已经适应了两腿间空荡荡的感觉。只不过最近有件事情让他非常困扰——他被一个叫堀川国广恶魔缠上了。

虽然恶魔与天使的战争在X大陆已成为历史,但恶魔本性难改,直到现在他们也会忍不住到处调戏其他族群的女性,当然这只是和泉守和某一部分人对这一群体的狭隘认识。

同为恶魔的清光向来对这种带有歧视意味的观点嗤之以鼻,“堀川跟他们不同啦。”

和泉守心想,确实很不同,他一定是你们族里视力最差耳朵最背的一个,所以那个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男性啊。

等等人家清光才不是这个意思……

“早上好兼定小姐,昨晚睡得还好吗?”

“不好……”一不小心又遇上了堀川,和泉守只想赶紧绕道。

堀川紧随其后,继续他的搭讪大业,“好些天没看见兼定小姐了,是在忙什么事情吗?我可是无时无刻都在想念兼……”

话还没说完和泉守就骑上扫帚咻的一下飞出老远,堀川凭着他有翅膀这一先天优势咻的一下追上了。

“这样太危险了兼定小姐!见习魔女不是有飞行限速的吗!”堀川见他仍不愿减慢速度,多少有些担心。

“本大爷就喜欢这么快!你别再跟着我——”“PIA——”忽然扫帚一个踉跄卡在一颗高树上,和泉守整个人飞了出去,堀川忙冲上去将他接住。

“抱歉兼定小姐……”

和泉守心想你也知道是你自己的问题啊,却没想到堀川又说了句让他十分抓狂的话。

“我好像不小心看到兼定小姐的内……啊啊不是的不是的我什么都没看到对不起对不起!!”

“……那是安全裤。”他整个人几乎是崩溃的。

和泉守最后在堀川的帮助下从树叉上取回扫帚继续往学院飞去,这回堀川倒是没跟上来。

和泉守来到集合地,不少见习魔女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这时导师跑过来通知他两天后有一次常规任务,也算是魔女历练的课程之一,所有一年级生都要参加,这两天内要做好准备。

这次任务目的地是大陆南侧的阿尔雪山,主要任务为采集草药。阿尔雪山距小镇较远,按目前见习魔女的最高飞行限速,至少要飞个半天。

和泉守想了想,自己好像还没试过飞这么远呢,而且参加正式魔女历练课程,也是第一次。

是时候好好准备一下了!见习魔女和泉守兼定,头一回燃起了熊熊斗志。

 

两天后。

由于过度兴奋导致的睡眠不足,和泉守没能在闹铃第一次响起的时候醒过来。

结果他迟到了。

“哎呀你怎么现在才来?”导师问他,“大家已经出发了哦,赶紧追上吧。”

和泉守只好一个人出发了,飞了好一阵子愣是没看到大部队的影子,正纳闷着怎么回事,讨厌的家伙又出现了。

“早上好兼定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呢?”堀川十分礼貌地打着招呼。

“……阿尔雪山。”和泉守很随便地应付他。

每年都有大量见习魔女飞往阿尔雪山进行历练,这是大多数住民见惯不怪的事了。

“阿尔雪山?兼定小姐要参加魔女历练?”堀川表示好奇。

“是的。”所以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可是兼定小姐,雪山似乎不在你前进的方向。”

和泉守愣了愣,掏出指南针看了眼,说:“没错啊?N不是南边吗?”

堀川听了反倒笑出声来,“S才是南边,兼定小姐真可爱。”

“啊……”完了,就算现在折回去也赶不上大部队了。

为什么自己要把闹钟按掉啊!!!

“兼定小姐?你还好吗?”堀川隐约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太对劲。

“我没事,我要往回走了,你有事的话可以先走。”和泉守稍稍平复下失落的心情,操纵着扫帚望相反的方向飞去。

堀川可不会放心让这样一个低空飞行也会撞到树的见习魔女孤身前往雪山。

“兼定小姐。”堀川拉住他,“请问你是否介意我和你一起同行呢?”

现在和泉守只关心到达目的地后是否还有机会遇上大部队,甩不甩得掉这家伙已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

“随便你,但你最好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魔女的历练需要我自己去完成。”和泉守淡淡地丢下这句话,堀川明白地点点头,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

两个人重新出发,直到飞出小镇两人没有再说过话。和泉守渐渐地拉高与地面的距离,像今天这样晴空万里的早晨最适合飞行,空气清透能见度好,即使翱翔于高空也不容易迷失方向。但很显然,缺乏高空飞行经验的和泉守低估了风的威力。

尤其是在大陆即将入秋的时候。失去了地表建筑和树林的阻挡,四周的风越发大了起来,黑色的大裙摆鼓成一团,哗啦哗啦地往和泉守身后跑去,他试着伸手去抓那顶快要被吹跑的帽子,谁知扫帚开始不安分地四处摇晃。

干涩的风吹得他睁不开眼,无法判断方向对飞行中的魔女来说是大忌,他意识到目前的状况十分不利,心中的不安感持续上升,明知意念的集中才是平衡工具的关键,但目前的他只能出于本能地用手死死拽着扫帚,毕竟他那贫乏的飞行经验无法再为他提供更好的应急对策。

“兼定小姐!”堀川追上前去大声喊道,“快抓住我的手!”

就像溺水的人遇见救命稻草一般,和泉守想伸手去抓,但一见是堀川,他刚伸出去的手又停在了半空。

不能让堀川插手自己的事情,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和泉守骨子里的那一点点傲气决不允许他在历练期间接受一个追求者的帮助。

“唔。”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让和泉守作出决定,堀川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

“抱歉兼定小姐,如有冒犯请等降落后再说吧。”说到这里堀川故意停顿了下,“不过出门在外,学会与同伴相互依靠会比较好吧?”说完他还不忘对和泉守眨了眨眼,沐浴于阳光下的笑脸有些耀眼。

隔着一个手臂的距离,两人对视良久,直到和泉守不太情愿地轻哼了一声,当是默许了堀川的“越界”行为。

“你可要跟紧了,兼定小姐。”翅膀张合的频率逐渐加快,有堀川在前削弱部分风力,和泉守很快便回到了原有的状态,“你也别太小看我了。”

“是是是,兼定小姐的适应力很强呢。”堀川半笑着应道,“我也撑不了太久,之后得靠兼定小姐了,要加油啊。”

最后得益于两人的相互协作,他们终于赶在太阳下山前抵达了阿尔雪山。

踏上实地的和泉守长舒一口气,只不过——

“阿嚏!”冷风一吹他才想起来,他忘记把防寒用的斗篷一起带上了。

堀川见状马上取下自己身上的披风,并把它披在和泉守身上,还在前面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其实我的腿比较冷。”和泉守吸着鼻子说。然后堀川问他需要裤子吗,他瞄了眼堀川的西装裤,义正严辞地拒绝了堀川的好意。

时间不早了,他们必须在入夜前找到适合休息的地方,和泉守不认识路,只能慢慢地走在堀川后面。

“你不冷吗?”和泉守忍不住问堀川,毕竟他身上除了披风,就只剩下件单薄的衬衫和看上去只起到装饰作用的马甲。堀川摇摇头,随手弹了个响指,指尖上方瞬间冒出一小团火苗。

原来火系魔法还自带抗寒功能,和泉守感叹着,忽然脚下的雪层一松,他唰地掉进了一个半人深的雪坑里。

下半身全被雪给埋没,他的感知系统已经接收不了“冷冻”以外的信号了。

“这看起来像是故意挖出来的陷阱。”雪洞塌陷后周围的雪也跟着滑进洞里,随便点火的话只会灼伤和泉守,堀川找不到更方便的工具,他先用扫帚扫掉和泉守周围的雪,“请再坚持一下。”

“一期快看!我成功了!这回总算我赢了吧?”雪洞不远处传来了嬉笑的声音,“等等,怎么好像是个人类??”

“谁在那里?!”

“大概是山上的雪之妖精吧?这种妖精十分罕见,兼定小姐真幸运。”堀川边说边往声源处丢了两个火球。

不一会那边传来了尖叫,“不要在雪地玩火啊那边的小鬼们!衣服要融掉了!!”

和泉守非常不爽,到底谁才是小鬼啊。结果堀川提醒他妖精寿命要比人类长很多。

当堀川把和泉守从雪洞里拽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和泉守冻得有些迷糊,一时半会也走不动路,堀川正烦恼着怎么办。

“那个……”堀川循着声音望去,是个浅蓝色头发的雪之妖精,不过听语气跟刚才挖陷阱那位应该不是同一个。“真的非常抱歉,我的同伴给你们添麻烦了……但他不是有意的他本来只是想抓只雪狐但是没想到会有人类在这个时候上来然后就……”

“这位……呃魔女小姐,你还好吗?”他突然意识到对面的并不是普通的人类。

和泉守看起来并不好,“感觉有点困……”

“等等兼定小姐!千万不要睡!再坚持一会!”

雪之妖精似乎被吓得不轻,忙说:“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处温泉,请跟我来。”

堀川随着雪之妖精来到他所说的温泉旁,白色水汽浮在空中,与雪地连成一片,但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些更高的温度。“那边有个山洞,请先把魔女小姐扶进去吧。”

堀川让和泉守靠在洞里一块看起来比较干净的石头上,雪之妖精跑到泉眼旁,想帮忙去取一些温泉水过来,但一碰到水面的水蒸气,他又吓得直往后退。

“让我来吧。”堀川把点好的防风灯交到雪之妖精手里,“你们连这个也有啊?”堀川看着自己手里多出来的小木桶和毛巾惊讶道。

“嗯,向其他妖精借的。”雪之妖精看着堀川拿着桶去取温泉水,泡了毛巾让和泉守捂着。

“能拜托你一件事吗?”堀川把冷掉的毛巾重新泡到水里。

“请说。”

“我需要一些干树枝。”

雪之妖精的表情有些为难,“这个……我尽量问一问吧。”

“拜托了。”他只想要可以持续燃烧的东西。

最终雪之妖精还是没找到能当柴火用的干树枝,却哼哧哼哧地背回来一堆看不清颜色的硬块。

“这是什么?”堀川可没见过这玩意,雪之妖精一时也说不明白,只能这样解释道:“这是之前进雪山的人类留下来的……听说是可以持续燃烧的东西。”

堀川听完试着点了一下,很快洞里再次被火光所笼罩。人类的发明可真神奇啊,他默默感叹道。

“好困……”四周温度的回升带出了更强的困意,和泉守耷拉着的眼皮早就撑不住了,堀川忙抓住他探了探体温,确认正常才敢让他睡。

“晚安,兼定小姐。”堀川把披风给他盖上,再打发走雪之妖精,表示守夜自己来就行了。

洞外大风依旧,夜空中却繁星点点。

和泉守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站在阿尔雪山山脚下的彩虹花田里,旁边只有堀川一个……恶魔。

“兼定小姐,请和我交往吧。”堀川向他伸出了手,认真与诚恳的神情中又暗含着无法让人随便拒绝的魔力,就像在空中的那一次对视——

等等……我……

风声从耳边略过,他犹豫了。

和泉守很想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先不管刚才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但有个事实他必须清楚——他是个男孩子。

所以要怎样才能拒绝掉堀川让他别再纠缠自己呢?一个奇怪的念头迅速从他脑中闪过,还没来得及考虑后果的他,手却已经伸向了裙摆——

“其实我,”黑色的大裙摆“唰”的一下飞了起来,裙下风光一览无遗,“是个男的。”

晴天的太阳晒得他晕乎乎的,他隐约看到了堀川脸上浮现出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表情,悲伤,失望,更多的是被欺骗的怒意。

当和泉守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之后,他醒了,但他似乎并不想承认他是被堀川的表情吓醒的。

“兼定小姐?”守在洞口的堀川听到了些不寻常的声响,“感觉还好吗?”

还沉浸在梦里的和泉守被他一声问候吓得一怵,本能地想往后挪一下,结果撞到了后面的一根石柱。

“没事没事,我很好。”和泉守算是撞清醒了。

“没事就好,那……”“咕——”

一时间,就,很尴尬。

两人沉默了一阵,没一会堀川想起重要的东西什么似的爬起来就往外跑,和泉守暗自松了口气,自顾自的去掏随身包里的干粮。面包冻得又冷又硬,他勉强就着煮沸的雪水咬了几口,突然就开始怀念起安定做的料理来。

即使很难吃。

还没吃完堀川顶着一头雪花回来了,手里多了两个冒着热气的鸡蛋。

“温泉蛋?”和泉守眉头一挑,“鸡蛋是兼定小姐睡下的时候那位雪之妖精给的,然后我就先把它泡温泉里了。”堀川如实解释道。

和泉守倒没再追问“雪之妖精怎么会有鸡蛋”,他看了眼地上的固体燃料,默不作声地把雪之妖精划为“常年在雪山定居的坑人类的调皮捣蛋的千年老妖精”。

此时,阿尔雪山山顶的某个小雪洞里。

“阿嚏!”一个茶色头发的雪之妖精浑身一抖。

“莺丸大人,雪之妖精也是会感冒的吗?”旁边另一位长相稚气的雪之妖精担忧地问了一句,因为据他所知,雪之妖精并不怕冷。

“可能是降温了吧,毕竟山下的冬天要来了。”说着被称为莺丸的雪之妖精捧起了热气腾腾的茶杯,“果然还是喝点热茶比较好。”

“莺丸大人!茶还没有凉喝了会融掉的!”旁边的雪之妖精被他这一举动吓得不轻,雪之妖精为何只住在常年冰冻的雪山上,这是有一定原因的。

“啊,差点就忘了,又不是第一次,平野你不用这么紧张。”

“要什么时候莺丸大人喝茶能不用别的妖精看着就好了。”

“嗯——我听说山下有一种冷水也能泡的茶,下次一起去看一看?”

温泉蛋可比干面包好吃多了,“你会做饭吗?”和泉守吃完后问了一句。

“料理吗?这种事情我还挺擅长的,如果兼定小姐想尝尝看的回去之后我可以……”

“不……不用了!”和泉守下定决心,回去之后要跟他好好说清楚。

各怀心思的两人离开了温泉山洞,一路往下,最终在半山腰处的草甸遇见了正在进行药材采集的魔女大部队。

领队看见他们先是尖叫了一声,马上找出联络器向留守学院的导师报了个平安。

“真的非常感谢你,堀川先生。”领队和堀川坐在人群之外,和泉守正在魔女堆中向周围的魔女讲述这两天的雪山见闻,看起来非常受欢迎。

“兼定小姐是我正在追求的人,协助她找到你们,保护她的安全是应该的。”

“噢——”领队惊得叫了声,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捂住了嘴,“和泉守他可受欢迎了,堀川先生要把握机会呀!”

堀川继续跟领队闲扯了好一阵子,大多都是关于和泉守在学校里的事情。

大部队完成任务撤退,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不知怎么的,可能是在雪山上待久了被冻的,和泉守回去之后大病了一场。

他躺在床上休养了好些日子,堀川来探望过几次,只不过都以和泉守的感冒带有传染性让清光给拒之门外。

“你还想躺到什么时候。”安定摘下口罩,把床头五颜六色的药瓶全都收了起来。

“堀川来看你好几次了,他送来的东西你也吃了不少了吧?”清光也跟着附和。

和泉守内心苦不堪言,堀川对他实在是好得过头,但原则上讲他不能接受这位追求者的好意。

我是个男的啊!!!男的!!!

然而堀川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和泉守康复的消息,特地托人向他捎信,三天后阿尔雪山下彩虹花田见。

经过三天两夜的挣扎和心理准备,和泉守还是,揣着他的真相,硬着头皮去了。

大不了就打一架,没准我还能赢,一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见习魔女的和泉守如是想。但在见到堀川的时候,他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下得了手。

晴天,彩虹花田,周围只有他和堀川,一切都与上次的梦境重合了,再回想起梦境里堀川的表情,和泉守竟觉得有些紧张。

“兼定小姐!”

“等等。”和泉守挠了半天头,“那个,国广啊。”

和泉守头一回叫了他的名字,堀川眼里盈满了名为兴奋与期待的情绪。

“实话说上回雪山的事情……谢谢你了。”和泉守断断续续地憋出一句,“然后其实我……”

“……本大爷真的是个男孩子!男孩子你知道吗!”后面那句和泉守说得特别激动,甚至抓住了堀川的手压在自己坦荡荡的胸前。

没有预想中的什么备受欺骗怒极生悲等等的表情,堀川完全是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诶?”

“清光!安定!我知道你们就在附近!出来帮我说清楚!”和泉守看来是豁出去了,他猜的没错,不远处清光和安定头顶着几朵花站了起来。

清光先是跟堀川打了声招呼,才在和泉守的怒视下告诉了他所谓的关于他这个魔女好友的真相。

确认了所谓真相的堀川站在原地楞了好长一段时间,和泉守看着内心好不复杂,正想说些什么,这时堀川又开口了。

“所以兼定小……不,应该叫你兼先生才对?”堀川想尽量让自己赶紧适应这个新称呼,“所以兼先生,是因为这个理由才……”

和泉守点了点头,一旁吃瓜的清光和安定忽然觉得他多了一种像壮士断腕那样的气势。

“可是兼先生,”堀川的笑容里透着点无奈,“我喜欢你不是因为性别,我喜欢的是你率直的性格,所以无论是兼定小姐还是兼先生,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不过也对,以前偶尔也会觉得‘兼定小姐’和普通的‘小姐’不太一样。”

“也许这也是兼定小……兼先生所吸引人的一部分吧。”

这下轮到和泉守懵逼了,这和他想……梦里的不太一样。

“你……”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没有拒绝的必要了?

“既然与兼先生的误会已经解除了,那么——”堀川走到和泉守面前,单膝下跪,满怀爱与敬意地执起和泉守的右手。

“成为我唯一的猎物吧,兼先生。”

和泉守手背一凉,陌生的感觉让他一时间乱了阵脚。

“我可没说我要答应你……”和泉守躲开堀川的视线,手却没有马上抽出来。

“那就等到兼先生完成历练,成为正式魔女的那一天。”

他知道,他成为正式魔女的路,还很长很长。

 

—END—

 

一些废话:

首先非常感谢你没被这全是雷的设定和文风吓到最后一直看到这里!!!

坑和脑洞是去年万圣节的时候开的……居然现在才填完,哭了。

其实还有很多没有填……

本来就是个很放飞的设定,到后面简直要与太阳肩并肩了,虽然本来就想好了这样但是写到最后还挺狗血的我觉得

还有很多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详细写进去的东西,比如雪之妖精的传说,堀川的料理,山下的冬天什么的……

关于御物组,本来只想让鹤丸和一期打个酱油什么的,一时没忍住又把莺丸和平野给拖出来溜了!雪之妖精果然特别有毒!!

然后是世界观,真正意义上的西幻类作品看得不多,个人倒是比较喜欢灰色庭园的那种天使恶魔和平相处的世界观(不提NE我们还是朋友),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加了一些别的设定凑出了这篇的一个世界观,还有对于魔女的认知,大多来源于海囚的作品、魔女宅急便和东方project,在东方里魔女?魔法使?反正像魔理沙这样的都是归为人类的,这里就归为“非普通人类”(听着一股二流感)了。

这只是一个小短篇,其他具体的设定就不再补了应该能看懂?

以后不会再写这种了!如果其他看起来比较正经(?)的pa有机会填好的话会试着放上来。

总之真的非常感谢你能看完我的一大堆废话!!

有缘再见(没有了)

评论(8)

热度(67)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