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一个很没意思的人
推cp可逆 请慎fo
婉拒 我推相关乙女向/无端转载
脑内分裂逆cp子博@酱醋柴米
评论、私信看到都会回复
祝食用愉快

[冲田组]镜中的你与我

*激情即兴摸鱼,现代paro

*本篇为「粗点心少年与他的粗点心(兼堀向)」冲田组相关番外,因此将含有本篇成分

*很短bug很多,ooc

 

大和守安定早就忘了自己是怎么认识加州清光的了。

似乎从有记忆时起,清光就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小学开始同班,自然而然就玩到了一块。那个时候他们最喜欢去一家粗点心店,那里还有他们的“头头”和泉守兼定。和泉守为什么能成为“头头”,安定认为原因在于身高,他和清光向来被别人认作是和泉守的的跟班之一,实际上他俩可不承认这一点,对和泉守“死心塌地”的只有点心店老板的养子堀川国广一个人而已。

倒是常有人将他俩认成双子,像镜子的两面,可能在举止上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但安定自知自己和清光有些很多不一样,比如清光偏好店里糖果巧克力等甜食,安定更喜欢美味棒点心面等咸口,两人还为此吵过架。不过现在安定要再提,清光肯定第一个冲上来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再说。

“清光,大家为什么总是说我们很相似?”青春期开始注重自我个性的安定,在某一天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大概是因为我们总是形影不离吧,听说长期这样的话,说话的语气,行为举止,思考方式都会变得很像。”清光翻着书,头也不抬地回道。

“啊……我可不想和清光变得一模一样。”安定小声嘟囔着,也不管清光有没有听见。

自此安定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清光,当清光察觉到这一点时,他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反应,只是记得哪本杂志上说过“人长大了需要有自己的空间”,他觉得安定只是在寻找只属于自己的“空间”罢了。

换做别人,长时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端详许久,也会感到莫名的不安吧。

二年级安定加入了剑道部,每天放学都在训练中度过,清光是回家部的,一放学跑得比谁都快。

“最近都没怎么看到安定呢。”清光在厨房里边帮堀川搅着煎可丽饼用的面糊边听他发表感慨。

“那家伙加入剑道部了,超级——忙的。”清光看着堀川将面糊涂在热铁板上,听它被烫得滋滋作响。做好的第一张可丽饼照例是要给和泉守的。今天刚做好第一张客人就来了,堀川忙着应付客人,便让清光给端过去。

清光总想问和泉守每天都吃可丽饼会不会腻,这么说来这家伙也是天天跟堀川黏在一块呢,难道他们都不需要“自己的空间”吗?

稍微有点羡慕。

那天客人很多,清光在店里待得有些晚,却意外遇见了训练回来的安定。本来可丽饼的供应时间已经结束了,他却还厚着脸问堀川还有吗,堀川笑着又开了炉子。

“我一个人就可以啦。”堀川将清光赶出了厨房,清光只好和安定坐在外面的长凳上等。

说起来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和安定好好聊天了,现在该说什么好呢。夕阳将这条街照得处处泛黄,空气中弥漫着各家的饭菜香味,安定还穿着练习服,袴和他还挺搭的,清光想。

“训练,好累啊。”安定忽然靠了过来,几乎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清光那里,还想把头枕在他肩上,清光边搀着他边嚷道:“你你你全身都是汗,臭死了快走开。”

“就一会。”清光不做声了,任由他这么挨着。

“你们每天练习挥剑,手会不会很酸啊?”许久清光又问道,安定干脆伸出手去,清光捏了一下,安定嗷嗷直叫。

“果然还是清光……最差劲了。”“受不了就不要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自己哦。”安定看向他的眼睛好像泛着光,“我还在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学剑道呢,这样一来这条街上的孩子王就不会是和泉守了。”

“亏你能一本正经地说出如此可怕的话。”清光细细地考虑了一番,也许安定真的有这样的潜质。

很快他们升上了高中,堀川不再和他们同班,和泉守更是去了更远的地方上学。清光觉察到堀川的变化,不过听说他们还在给对方写信,清光也就放下心来了。

“如果考到外面去的是我,清光会给我写信吗?”

“不会。”清光下意识答道,见安定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他才补充说:“不是还有电话吗电话,写信太土了我才不要写信呢。”

所以说这家伙在担心个什么劲啊,除了初中那段时间的刻意疏远,他们可从来没离开过彼此。

“那清光有想过以后要从事什么职业吗?”紧接着安定又开启了另一个话题。

“杂志编辑吧。”“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呢,清光认真地想了一会,说:“想要告诉大家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忽视了身边的人。”

“喂清光,你就是在说我吧。”安定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清光非常清楚他不是真的生气。“谁知道呢——”说完清光跳下栏杆,安定在后头追着他跑。

“大和守安定,你真的很幼稚。”清光在路边喘着气,他没想到安定竟能追他这么久。“加州清光,你也很幼稚!”安定靠在不远处的路灯旁,大声回喊道。

好久没有这样相互打闹过了,已经坐在办公室里的清光这样想。

现在的他正负责青少年的版块,每回收到读者来信,他总会想起从前和安定,甚至是和泉守堀川他们的点点滴滴。

他们都怎么样了呢。

下班后出于这样的心理,清光难得饶了路,外面已经变了许多,但粗点心店仍在那条小街上。他听说店已经由堀川接管,可不,他在街头就瞧见堀川在招呼那群小孩了。

“好久不见……!”堀川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我有看你们家的杂志,非常有趣。”

“那介意我为你这家店写个专题吗?”虽说清光是突发奇想,但可行性很高。堀川问他真的可以吗,或者等和泉守回来再一起商量商量,清光点头了。

“啊,”清光的目光停留在堀川的手上,经过哑光处理的戒指确实不怎么显眼,但绝对逃不过清光的眼睛,“恭喜你呀,现在说不会太晚吧。”

都是成年人了,清光没有过多的惊讶,或许他觉得他们的结局本该如此。堀川又问起安定的近况,安定大学毕业后去当了教师,也不算特别忙,最忙的是清光自己,说到这他忍不住狠狠吐槽了一把主编压榨劳动力的恶劣行径,堀川听得直笑。

从堀川店里出来已经挺晚了,清光感觉到手机震了震,是安定打电话过来了。

“清光,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清光出街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到会社时安定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清光带他到自己办公室里,将最近收到的信全倒出来,一封封查看。

“他的父母说他每个月都会寄一次信到你们这来。”“那找这个月的好了。”清光翻出另一个盒子,大多是他还没来得及看的信。

“可是人不见了不应该先报警吗?”安定说父母已经去了,他作为老师也应该做点什么。

“找到了。”安定将那封信交给清光,“他是寄给你的,还是你来看吧。”

“你不是急着找线索吗,过来一起看吧。”清光挪了挪位子,让安定靠过来一起看。信的主人提及了自己学业压力很大,父母期望太高太重,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能是去哪个地方躲起来了。”清光总结道,安定叹了口气,毕竟信里除了说想要躲起来,并没有说要躲去那里。

“中学生真难懂啊,我应该早点看出问题来的。”

其实那个时候的安定也很难懂,话到嘴边清光又吞回了肚子里。

“你沮丧些什么呢,真要说的话我没有早点看到信早点回复他,他出走也有我的一份责任。”他把信都收起来放回原位,“还不走吗,你是不是想在这里睡?”

“我可以去你家吗?”“走吧。”

清光是独居,但房子面积不小,安定盯着卧室里的落地镜,吐槽了一句“真臭美。”

“我也是要应酬的好不好。”清光脱掉外套,马上倒在床上,也许是真的累了,安定还在看那面镜子。他取掉马尾上的皮筋,学着清光在下面绑了个小辫子,又将清光脱下来的外套披上。

“像吗?”“不像。”

“为什么?”安定凑上前来,想让清光看得更真切些。清光侧了侧头,表明自己认真思考过了,才缓缓说道:“因为安定就是安定啊。”

“和清光在一起真的什么惊喜都不会有。”安定主动往后退了两步,他的脸有点烫,清光是不是很久没开窗通过风了。

“生活可不就这样。”清光平躺在床上,他不敢看向安定,只能和浅色的天花板面面相觑,“那你想和我在一起吗?”

“可以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你好随便啊。”清光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

“如果我不答应,对你来说会是惊喜吗?”

“是惊吓。”

“那这样是不是就证明,我还是能给清光你平淡的生活带来起伏的。”

“多大了还讲这种话,你真的好幼稚啊。”别的不说,心情的起伏倒是有过很多很多。清光扯了扯被子,喊:“今晚你就睡地上吧!”

“才,不,要。快把你的腿挪开。”安定跳上床,见清光不肯动,哼哼两下直捣他的咯吱窝,立马见效。

等那个出走的臭小子回来之后,一定要写封回信好好教训他,怀揣着这个想法,清光渐渐地沉入了梦境。

他们大概还没意识到,从明天开始,他们就算不透过镜子,也能清楚地看见彼此了。

 

—End—

 

 

随便说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哇第一次让冲田组当主角我好紧张……

我居然也有炒冷饭的一天,不过之前一直想给这篇写个番外的,于是把手伸向了正篇里打酱油的冲田组。(才不是因为另一篇卡文了才跑来摸鱼)

希望他们能好好在一起!所以花丸安定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评论

热度(20)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