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大脑是投影机
而我只是画面的记录者
感谢阅读
希望你能从这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兼堀] glow

*一个很短的学paro

*不知道甜不甜但保证he(。)

*路人单恋要素注意

*狂撒狗血式ooc

 

十七岁是属于堀川国广的青春期。

堤坝尚未动工,洪水却已袭来。这是连自制力极强的人都无法与之相抗衡的,发自于内心与身体深处的本能。

浮现于氤氲水汽中的是他熟悉无比的脸,狭窄的空间里只剩下细小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肌肤相贴那温暖微妙的触感使人忘返,四周空气也越发黏膩起来——想得到更多。

啪嗒。是什么声音。堀川眼前的水汽迅速散去,泛着冷蓝色的天花板撞进他的视野之中。糟糕,糟糕,睡前忘记关上窗户了,书桌上的笔筒被吹起来的窗帘一把扫到了地上。

然后他就这么醒了,体温仍如刚才般燥热。现在应该先去把窗户关上,他想着,折起膝盖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身子。经过一系列大幅度的拖拽动作,他隐约感觉到睡衣下的哪个地方黏糊糊的。

这下可糟糕透了,他试图将脸埋进稍凉的被面,无法冷静,又必须马上处理。一番思想挣扎过后,他才蜷着身子,逃跑似的冲进浴室。

再出来时他没有了睡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初秋的夜晚略带些寒意,他赤着脚走出阳台,脊背与冰凉的玻璃落地窗紧紧相贴。他迫切希望这些东西,能稍微平息一下今晚的躁动情绪。

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没有任何经验的他只能用这样看似极端的方式去阻止处于失控边缘的自己。伴随着夜风的安抚,身上不寻常的热度总算是褪去了大半。

仅是生理反应的话他也不至于深受困扰,可是喜欢那个人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抑制。在对方表态之前必须坚守这个秘密,他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划了一道红线。

 

可和泉守终究是察觉出来了,在堀川做的便当里面。

正想向那家伙抱怨玉子烧是不是放错了盐,和泉守又遇到了更麻烦的事情。明明再三重复了自己对她谈不上喜欢,可那个女生总会在午休的时候来找他。

“反正和泉守同学还没有喜欢的人不是吗?在此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女生信誓旦旦地说道。为此和泉守找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婉拒她,比如今天被对方问到“为什么不能接受她的便当”时,他下意识答道:“没有国广做的好吃。”

女生咬了咬嘴唇,她也是有幸与堀川上过同一节烹饪课的人。“我会努力超过他的。”临走前她不服气地跺跺脚,摞下了这句话。

“我觉得兼さん还是堂堂正正地拒绝她会比较好。”堀川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说这样的话了。

就暂时来说他并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一向直来直去的和泉守认为这一点没有必要刻意隐瞒,更何况每一次所表现出来的拒绝意味都十分明显,因而最后只能归结于这位女生的勇气和毅力实在非同一般。

毋庸置疑她是个优秀的人,至少在堀川看来。

他渴望向和泉守坦言自己的真实想法。梦境反映内心,但如何发展不完全取决于他自己。女生的事情已经让和泉守觉得头疼不已,他与和泉守亲密的竹马关系反而成为了一道障碍,糊起来的窗户纸一旦捅破便再无法复原,他不希望自己的龌龊诉求给和泉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相互陪伴这么多年来,和泉守从来没见过这样暗自消沉的堀川国广。前段时间学校又组织了几回青春期生理类的讲座,他多少猜到一些。一旦有想法一闪而过,他便毫不犹豫地问了出来,用语一点也不委婉客气,其结果就是顶头被堀川狠狠地记上了一记。

看来他真的很生气,和泉守抓了抓头发,替人排忧解难这种事他确实不怎么擅长。

再不做出有进展性的举措,洪水终究会冲破最后一道防线,堀川陷入了死循环。趁着午休和泉守与那位女生会面的间隙,他偷偷地,一个人爬上了楼顶的天台。这个时候天台上只有他一个人,顶上白云缓缓流过,他觉得安静闲适的环境更有助于纾解心中的烦闷。

当和泉守找到他时他还趴在长椅边上睡着,知道他只是睡着了之后和泉守也不吵他,脱了身上的外套给他盖上,自己就蹲一旁守着。

那位女生可以每天来找她,和泉守可以每天拒绝她好几次,可和泉守唯独拿堀川没辙。相比于堀川对他的了解,他对堀川的心思参透地实在太少太少,他对自己的不知所措感到烦躁,堀川到底有什么不能告诉他的事情?

堀川睡得安稳,似乎一直不愿醒来。待到夕阳西下之时他才舍得睁眼,和泉守靠在他身旁,他刚清醒过来的脑袋又轰地一下失去了控制。“兼さん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午休结束前。”和泉守伸了个长长懒腰,以活动活动筋骨。

“其实兼さん没有必要上来陪我。”堀川将脸埋进膝盖间,闷闷地吐出这句话。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使心里不快,和泉守仍耐着性子与堀川继续说下去,“我跑上来看你很奇怪吗?”堀川听了摇头,压低声音回道:“没有,而且我很高兴。”

完全看不出来他很高兴,和泉守终究是耐不住的,上前一把将抱膝而坐的堀川拉起,“你到底……”话说到一半他又停住了。

有什么东西从眼眶边缘滚落,像决堤一样怎么止都止不住。“抱歉,兼さん。”堀川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了他,此刻心中所迸发出来的,自我厌恶的情绪,比之前任何一刻皆来的强烈。

对不起,我果然又给你添麻烦了。

和泉守愣了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刺探得过了头,前所未有的慌乱直冲脑门,这样脆弱敏感的堀川他还是第一回见。“你……你……”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最终他选择握住堀川的手。

掌心间的热度让堀川回想起那几个晚上经常会做的,令人愉快又困扰的梦。“那个……兼さん……”他伸出他颤抖着的手,和泉守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

“来吧。”简短的话语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的犹豫。对方的泪水濡湿了他的西服衬衫,和泉守除了回应这个莫名其妙的拥抱以外,别无他选。

一定是最后一次了,他保证。

 

感到迷茫的永远不止堀川一个人,经历了这件事情的和泉守也一样。自那天起堀川开始频繁闯入他的梦境,梦境的内容很奇怪,难以用正常的言语去形容。某日半夜他从梦中惊醒,他边骂着怎么忘了关窗边把被风吹到地上的东西全部捡回去,一股脑塞进抽屉里面,接着去浴室冲了好几分钟的澡。

他没有了睡意,也不知受了什么的驱使,他拉开了阳台的门帘。夜空明朗无云,体感比傍晚要冷得多,他看见堀川正坐在对面阳台一角的地板上,鬓发和睡衣的一角被月光照的泛白。堀川听到对面玻璃门被推开的响声,吓得一个激灵。

“兼さん……?”隔着围栏他依然能清楚地看见,和泉守那陷进白色月光里的脸的轮廓,和梦里的朦胧的暖色光线完全不一样。

也许今晚的他们,一同做了极其相似的梦。

什么都不说只会让想要关心他的人更困扰罢了,空气中弥漫着蔷薇的馥郁香气,和泉守做了个深呼吸,说:“把你所想的事情都告诉我吧,国广。”

“我……喜欢兼さん……”堀川说的很小声,甚至不关心对面是否听得清。

“我知道了。”良久他回道。

 

“所以和泉守同学主动来找我是为了告诉我你终于有喜欢的人了吗?”

“嗯,不好意思。”自那天和泉守拒绝了她的便当起,女生就知道这注定是场胜负无悬念的战争。

“某种意义上说,那个人真是幸运啊。”她感慨道。

堀川从不远的转角处探出头来,像往常一样拼命地朝和泉守挥手。和泉守有些不好意思,他匆匆与女生道别,拽起堀川的手就往楼上带。

不同于刚开始时的小心翼翼,现在和泉守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空无一人的天台上,他们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他们偷偷地约会,拥抱,略微生涩地舔舐对方的唇齿,触感之真实,强烈地刺激着青春期少年们的神经。

少年终将生长成人,同样地,今天的世界也将一直有起有伏地延续下去。

 

—End—

 

惯例废话几句:

大家双十一快乐!!!

能力有限胡乱写了篇不知道什么鬼东西来混更,尝试了和以前不太一样的风格,并十分含蓄地开了个不会动的假车,希望大家也能在此体会到青春的美好。(呸)

本来想在开头安利一把keeno的,但是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太丢人了就算了……

keeno的曲子真的很棒很有意境!!!!!!(语无伦次)

没什么想说的了,各位下学期(?)再见。


评论(8)

热度(102)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