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follow前请先自行搜索食用说明,或直接点击电脑版主页导航栏]
一个主博客
左右皆可的土方组推
每日不务正业不想做选词填空
书读得少 给大家丢人了

[土方组] 如梦

*以和泉守兼定为中心的日常

*不是甜饼,应该没什么刀但也请自行斟酌

*现世背景,婶婶出没注意

*自我捏造式ooc

 

很吵。

四周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不时会有几个冒失鬼撞到他身后翘起的刀鞘,匆匆道过歉后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此地不宜久留,他这样总结道,于是打算四处走走,四处看看。

红衣,武士袴,身后轻飘的浅葱色披风,在这个地方完全不显得奇怪,和泉守兼定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穿着打扮比他更奇异的人,漫无目的在会场里走着。

接触这样的新兴文化和泉守还是第一次,爱好者们不以为奇的事情,在这里也足以让他眼花缭乱了。他试图甩一甩脑袋来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停在原地定睛一看,好像有个熟悉的身影快速地从他眼前走过。

来不及思考了,他冲上前去按住了那个人的左肩,那人似乎吓了一跳,待她看清和泉守的长相时,又换回了礼貌的微笑。

“是要一起拍照吗?”她的声音清澈甜美,和泉守先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硬是对着手机镜头扯出一个微笑。

“你是我今天见过的最帅气最还原的兼さん,谢谢你哦!”那个人似乎很高兴,喋喋不休地拉着和泉守问社交账号,和泉守不用这些,只好选择婉拒。

结果一路上找他拍照的人越来越多,可能是被他帅气的外表所吸引了吧,他想。也有不少像刚才那个女孩子一样的人,穿着和堀川国広一样的衣服,模仿着堀川国広的表情行为。看在几分相似上,和泉守很配合地与他们一一合影,但真正的堀川国広是什么样子,只有他和他新选组的同伴最为清楚。

如果堀川也在这里,看到这些故意装点得和他差不多的人,他会怎么想呢。

“原来我是这样的吗……不过在举止上可一点都不像我……兼さん觉得呢?”

貌似有声音传来了,和泉守下意识地回头,但身后除了陌生的人群,什么也没有。

怎么老想些有的没的。

另一边人似乎更多了,只不过这里没有站着让其他人拍照的人,大家有秩序地在狭长的过道边上走动。

是集市吧,和泉守想当然地这么认为了,兜兜转转逛了一圈,这个集市卖的东西也太单一了吧,怎么多是些书籍类的东西呢。

虽然是书籍类,但在内容上可以说是花样繁多,偶尔看到封面上有他和堀川的,便在那个摊位前多停留一阵,如果不是囊中羞涩,他一定会爽快地买下来。

“原来国広也可以穿女孩子的衣服……”他盯着某个封面上的女仆堀川自言自语道,对面的小贩——其实是个年轻的眼镜女子,见和泉守如此感兴趣,马上卖力地推荐起她的新刊,眼看她又拿出另一本封面更加羞耻的,和泉守不禁老脸一红,忙摆手回绝,很不好意思地夹着尾巴溜了。

既然说了这里拥有着种类繁多的书籍,那封面肯定不只有和泉守和堀川。当和泉守看到封面上的自己和其他刀剑男士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时,心忽然脏猛地一跳,血气直冲大脑,他一个快步上前,去和那些小贩理论,谁知越吵越激烈,不久和泉守便被联合起来的小贩们以“不尊重同人创作”、“故意滋生事端”为由请出了这片场地。

简直不可理喻,和泉守心里一股闷气,刚好这时又有不识趣的人来拍他的肩,他正想送那人一个愤怒的凝视,可一回头,什么怒气都只能吞回肚子里了。

“真是的,不是让你好好跟着我吗,一会不看着你又不见了。”审神者前前后后挂满了大包小包,一副满载而归的架势,“如果不是还有灵力的牵引,我要就把你丢在这了。”说完还不忘将纸袋往和泉守身上挂,连佩刀也不放过。

“那个红色的袋子是给你的。”审神者指了指他刀柄上挂着的那个纸袋,“我不在的时候有自己到处逛吗?”

和泉守点了点头,说:“看到了不少国広。”审神者回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那叫cosplay啦,cosplay,就是角色扮演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他们在扮演国広?跟歌舞伎里扮演历史人物的那些人一样吗?”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啦……啊,你这个样子肯定也被当成cosplayer了吧?他们有没有夸你很还原很有气质啊?”

那还用说吗,和泉守一脸的趾高气昂,原来他和国広也能与历史人物相比肩了,审神者懒得和他臭屁,催促他快点走,不然又得赶上下班高峰了。

“你呀,觉得无聊的话就多找找三日月他们聊天啊。”等车时审神者忽然冒出来一句。

“和老头子聊不来。”和泉守哼哼。

审神者瞥了他一眼,对着空空的轨道叹了口气,“就是怕你一直闷着,才把你带出来陪我逛逛CM的。”

话题到这里就中断了,因为电车已向他们驶来。

审神者无法召唤实体下落不明的刀剑付丧神,和泉守是明白的,审神者总担心他独自一人会寂寞,会偷偷地躲起来自己难过,一有什么事都爱捎上他,久而久之,就算情商再低,他也感受到了审神者的好意。

有些人类就喜欢把“时间会抚平一切”挂在嘴边,并以此来麻痹自我神经,直到入土,一切的一切,随之烟消云散。

人的一生太短了,和泉守不知道时间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忘记堀川国広,他最棒的助手,和前主土方岁三一样,都是他的珍宝。

但愿意永远追随他,不离不弃的,只有堀川国広一个。

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眼睁睁地望着堀川模糊远去的身影,不许偷懒懈怠,要好好地跟着岁先生,这种事情,他清楚的,不要再叮嘱他了,好歹也说点别的啊,国広。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和泉守才有时间去拆审神者送给他的礼物。纸袋很小,东西也不多,和泉守一件一件地掏出来,摆在榻榻米上,一望去,全是他和堀川模样的迷你玩偶。

他拿起一个圆滚滚的堀川团子,用手指轻轻地捏了捏,手感出奇的好,忍不住多把玩了一阵,煞是有趣。

晚饭过后审神者又举着手机凑过来,和泉守心想她还真是一刻都停不下来,整天费尽心思到处带他去玩去散心,所以这次他依旧“勉为其难”地稍微配合配合审神者的意愿和诉求。

“这是什么?”

“灵山历史馆的夏日特别展览,上面说‘土方岁三的爱刀’——大和守源秀国会在这个时候展出哦!”

“哈?!”和泉守一听到“爱刀”二字,唰地站了起来,“明明我才是……”

算什么嘛,明明陪伴着土方先生到最后的刀是我啊……

“没有人规定爱刀只能有一把啊,你和堀川君都是土方先生的爱刀,我知道的。”审神者赶紧安抚他,内心偷偷悲叹着这个展是不能带和泉守去了。

“切,那种家伙……”和泉守十分不屑,他还想说自己还有土方佩带着他的照片作为认证,最终却在审神者的极力劝说下乖乖地坐回原位。

“啊——算了算了。”审神者伸了个懒腰,“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这种事情明天再说。”

“对了,”审神者从门边探出个头,“今天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还,还好。”和泉守想起了那个软软的堀川团子,紧接着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他大声地朝审神者喊了一句:“总之,非常感谢——!”

“哈哈哈,”审神者轻笑,“从来没想到你也会和我说这样的话,那晚安啦,和泉守君。”

门啪的一声合上了,和泉守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是微热的。

榻榻米被透进来的月光照的发白,本以为自己能借着月光看清楚的和泉守,进门时还是踩到了审神者给他的纸袋。他忙捡起来,想将它抖回原来的形状,不知怎的,一张卡片被甩了出来,在地上滑出好一段距离。

和泉守正奇怪着,将地上的卡片拾起,一看这个字迹他就知道是出自审神者的手笔。

「安定和清光之后我会补上的,下次出门记得带上噢,我给你们拍照  :) 」

“兼さん,你哭了哦?”熟悉的声音再次于脑内响起,他胡乱地用衣袖抹了一把,声音尽是哽咽:

“就你多嘴。”

他不想再收拾了,玩偶一股脑地被他堆在枕边,他看着堀川,堀川看着他,他就这么沉沉地睡了过去。

现世里让和泉守值得庆幸的事还是有的,今天刚好是时之政府给审神者发工资的日子,审神者捏着厚厚的信封,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要带和泉守去一趟秋叶原。

虽然嘴上说是带,其实是她自己想去吧,和泉守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其他刀剑男士也笑了起来,房间里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烤箱坏了!我要去买个新的啊!”审神者有理有据地反驳道。

和泉守才不信她,果不其然,一出车站她便往那些小商品城窜去了。和泉守一路追着她跑,她倒是轻车熟路,一进门拿了东西就到收银台那边排队,队伍的长度让和泉守咋舌,审神者将他推到一旁,说:“想买什么自己去那边挑,挑完拿过来我付钱。”

“哦。”难得审神者如此大方,和泉守就大摇大摆地逛起来了。

除去审神者前些天送他的玩偶,这里还陈列了各种各样的胸章和挂件,和泉守取下两个挂件,想象着他们挂在刀上的样子——怪傻气的。

“不可以买太多哟。”也许是受了前主土方和堀川的影响,很多东西和泉守只是拿下来看看,没一会又放回去了。

买太多的话肯定会被堀川叨念个半天。

“诶?!只买这个吗?”审神者晃了晃手中的卷轴挂画,满脸不可思议。

“哈?你不是还要去买烤箱吗,好歹多看着点吧?”不够钱的话我也借不了给你。

“和泉守君会这么想我好感动……”“行了行了。”

排完小商品城的长队,到买烤箱的时就顺利得多了。和泉守不懂这些黑色箱子,问审神者你真的会用吗,审神者支支吾吾地回答说为了家里的短刀小朋友们她会好好学的。

她大概忘了原来的烤箱是怎么坏的。

“国広做的点心比你做的好吃多了。”“我知道,你说过好多遍了。”审神者忍无可忍地丢给他一个白眼。

嘛随便了,希望她学会总结烹饪经验吧。不过他隐隐预感到,离悠长假期的结束也不远了。

三天后审神者收到通知,宣布正式出阵,回到过去,消灭想要改变历史时间溯行军。

和泉守抖了抖身上的浅葱色披风,是时候以另一种方式去守护他们了。说不定能和岁先生、国広、清光、安定、长曾弥他们,在那个时空再次相遇吧。

“没有枪和大炮的战场,感觉真不错。”

 

—End—

 废话:
感谢你看到这里。
我居然又偷偷摸鱼了,突然修仙写得我很难受,然而亲友都说不虐我一口老血。
这个婶婶有钱挂画谷子随便买,然而虎哥没有出mochi我也很难过……
擅自更改了游戏设定,这里的审神者是要前往现世,探寻到刀剑实体才能实施召唤并带回,所以本丸的一个据点也设在了现世。
堀川这里引用的设定是,土方使用期间,在某一场战争中被消磨掉了,不是沉海设定请注意。 (我对不起他)
还有一个大和守源秀国,如果不是小明去日本玩的时候拍了展览宣传海报照片我还不知道有这把刀,刀铭上说是土方的战刀,但资料挺少的不知道游戏会不会实装呢……(做梦)
最后插一句,就算是回到过去也只是能“看见”的程度而已,别忘了还有过去的自己  :) 

评论(15)

热度(41)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