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follow前请先自行搜索食用说明,或直接点击电脑版主页导航栏]
一个主博客
左右皆可的土方组推
每日不务正业不想做选词填空
书读得少 给大家丢人了

[兼堀]The First Time

*是群里的抽梗活动

*现pa,作家(?)兼和大学生堀

*傻白风格,私设有,ooc注意

 

与堀川国广确认关系,已经是两周前的事情了,然而令和泉守兼定感到困扰的是,他们的关系再无新的进展。

月末,编辑部,大家为月刊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和泉守自然不例外,成天顶着责编的无限高压拼命赶稿,交稿后累得直往床上躺,睡了一个天昏地暗。

起来时手机早就没电了,和泉守甩了甩睡得昏沉的脑袋,翻出角落的充电器给手机插上,开机,一封封邮件接连不断地弹出,他把责编的号码拖进过滤名单,点开了置顶联系人一栏。

“兼先生?”

“在赶稿吗?”

和泉守动动手指,回了几个字过去。

屏幕忽然亮了一下,“嗯,刚交完稿。”堀川仔细地琢磨着邮件的每一个字,手指在屏幕上空游移不定,回点什么好呢,和泉守刚赶完稿肯定很累,再打扰他会不会不太好。

“你是不是又拉黑我了!”这人怎么连他推特私信都不放过,“我说下个月的访谈……”

“我要放假。”和泉守毫不客气地回道,“放假和黑名单你选一个吧。”

“最多五天。”“够了,成交。”和泉守关掉网页,又想起了堀川的邮件,他点亮手机屏幕,并没有新邮件,还在搞课题吗。

五天的假期啊……和泉守思忖着,在谷歌搜索栏敲下“约会秘籍”几个字,沿着结果一个个看过去。

“周六有空吗?”匐在床上的堀川突然坐起,“有的,兼先生有什么事吗?”

“清光送了我两张游乐园的套票,我一个人很没意思,国广要一起吗?”好烂的借口。

和泉守这是……要约他出去吗?堀川捏着手机,反复回忆刚才和泉守说的每一个字,接着深呼吸一口,将头深深埋进枕头里,直到大脑缺氧才抬起来。

见面的时间很快定下,约会可不单是去游乐场玩玩那么简单,若想使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就很考验项目的安排了。

网上提供的方案都不尽人意,和堀川的第一次约会怎么能这么随便,必须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也没有经验啊,所以你为什么要特地打电话来问我?!”清光隔着话筒忍无可忍地吼了他一句,有对象了不起啊,他自己还单着好吗。

和泉守只好把责编从过滤名单里拉回来,显然责编比半吊子的清光更有经验,游乐场吃饭逛街看电影,连哪家店好吃,什么电影好看都给他一一列出,只不过……

“不对,最后那个love hotel是什么……?”

“和泉守君不知道吗?太纯情了吧?!”

和泉守揉了揉太阳穴,回道:“进展太快了。”

“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没追到。”

和泉守简直要疯了,向责编胡乱解释了一通,对方却陷入了“原来和泉守还是童贞啊”的无限联想中。

现在拉黑还来得及吗,没用的。

没有任何经验的和泉守,通过综合网上给出的方案和责编的建议,硬是完成了他的第一次约会计划——早上太阳不晒适合去游乐场,下午可以进行看电影、逛商场等室内活动,晚上以浪漫的烛光晚餐收尾。

听起来似乎很完美,和泉守满意地点下了保存。

 

约会那天堀川起的很早,见窗外飘了点小雪,想着终于可以把那条围巾拿出来了吧,于是翻箱倒柜——哪有围巾的影子?赶紧跑出去一问,原来是兄长拿去洗了。

当初和泉守边说着买一送一多出来的边将和他那条一样的围巾塞到他手里的事情堀川永远不会忘记,可现在,这条围巾成了挂在衣架上的一团不明物。

山姥切没留意围巾上的标识,不可水洗,谁知道围巾意义的贵重,见堀川着急的样子,他好像猜到了什么,想要重新给堀川买条新的之类的话直接堵在嘴边。

堀川叹了口气,安慰山姥切说也不是什么要紧事。眼看时间不早,于是随手披了件大衣匆匆赶去赴约。

山姥切站在门边,望着堀川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很有默契地,两人都提前到达约定地点。和泉守一身浓绀长风衣。堀川一眼便注意到,和泉守今天也围了那条红格子围巾。

“你的脖子不冷吗。”这样的天气不做好保暖肯定要受凉。“啊……出门太赶忘记了。”把和泉守送的围巾洗坏了这种事情他可不能说,不过和泉守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一手解下围巾就往堀川脖子上绕。

“兼先生……!”围巾上依旧残存着些温度,他缩了缩脖子,“兼先生不怕感冒吗?”

和泉守胡乱地用“感冒才好啊,可以和编辑多请几天假”这样的话搪塞过去,堀川让他把大衣的领子立起来。

“看起来很傻。”和泉守抱怨着,但还是照做了。

周末的游乐场人满为患,堀川建议先从人少的项目玩起。

当两人从小飞象上下来后和泉守便开始按捺不住了,硬是拉上堀川去跳楼机那边排队。

实验证明,惊险刺激的环境容易引起心跳加速,更有利于彼此产生心动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吊桥效应。

“原来兼先生喜欢刺激的项目。”“……以前没有玩过嘛。”和泉守不着痕迹地掩饰着,又以保护者的身份自居道:“害怕的话就抓紧我。”

事实证明他想太多。

“太……太高了……”和泉守下来的时候双腿都是虚软的。

“兼先生,这种时候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堀川将和泉守扶到长椅旁稍作休息,“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实在是有辱形象,但为了挽回颜面,同时使计划顺利进行,和泉守仍不死心地说:“没事了,我们去玩过山车吧。”

堀川摇摇头,说:“人太多了,而且我也有点累了,还是去玩那个吧。”

于是和泉守在一群学龄儿童的注视下爬上了那匹被涂成五颜六色的木马。“兼先生——看这里——”堀川坐在前一匹马上,快门闭合的声音被嘈杂的音乐声和人声淹没,而和泉守却在担心清光看到这些照片后说不定要嘲笑他一阵,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跳楼机事件,和泉守提出的刺激性项目全被堀川以各种理由婉言拒绝,他不服气,依旧认为再来一次绝对不会出问题。

可他就是拿堀川没辙,算了,游乐场里又不是只有跳楼机和过山车。

“我说国广……你真的想玩这个吗……?”好在来玩碰碰车的情侣很多,他们这样的双人组合在队伍里不算特别奇怪。“毕竟很久没有玩过了啊,”堀川笑着推了一把和泉守,“到我们了。”

碰碰车多为双人座,堀川很自觉地让和泉守坐在有方向盘的一侧,并根据广播提醒系好安全带。

“我听加州先生说——”堀川收起笑容,仔细地观察着周围,同一批进来的似乎都是些和他们差不多的年轻人,“兼先生对这个很擅长。”

“噢?”和泉守挑眉,虽然他的技术没有达到过人的地步,但平时用来欺负清光安定的话那是游刃有余,“所以国广你……”

“实话说我很差劲,”堀川一脸认真,“所以我也想试试主动去撞别人的感觉,这样的请求可以吗,兼先生?”

“尽管看好了。”难得地给了他表现的机会,和泉守心里燃起了熊熊斗志。

音乐响起,游戏开始,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女们也许急于表现,也许不甘示弱,胆大一点的,甚至主动向和泉守他们发起了进攻,和泉守熟练地操纵着手中的方向盘,灵巧地避开所有攻击,毫不客气地绕到后面向别的车尾撞去。

“兼先生,小心后面。”堀川侧着头提醒道,和泉守往后望了一眼,脸上倒是神情淡定,后面的车头不偏不倚直向他们的车尾撞来,看似激烈效果却不大,对方察觉不妙,忙踩着油门往别的方向拐去。

处于攻势的和泉守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常咬着人的车尾一侧不放,这就使那些有着同样表现欲却缺乏相应技术的年轻男士,只得在女友的连连尖叫下作罢。

“原来从侧方进攻效果会更好。”堀川冷静地作出分析,随即笑道:“不愧是兼先生。”

“那是当然。”

一上午已经把比较休闲的项目玩的差不多了,两人在主题餐厅里解决了午餐。“兼先生下午还有想去的地方吗?”本来今天就起得早,加上昨晚又收到教授电话要赶制报告,堀川的精力被消耗掉了一大半。

“我订了电影票,”和泉守看了眼手表,是时候开始下午的行程了,“现在过去吧。”

游乐场附近就有电车站,要回市中心很方便,票是和泉守买的,堀川什么也不用做,一路紧跟着他进站。

“我好像很久没去过电影院了,兼先生想看的是哪一部?”他们在月台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这个……”他订的是一部爱情文艺片的票,“总之是刚上映的一部,好像很受欢迎。”果然说不出来啊。

保密吗,这么一想堀川心里有了些小小的期待,忽然一阵广播铃响,将各怀心思的两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好像是车厢行驶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所以我们这一班车可能会延误……”堀川将广播内容大致描述了一遍,“会不会赶不上?”

和泉守心里咯噔一下,忙看了眼时间,粗略估了一遍路程才松口气,“没事,两点半才开场,还来得及。”

延误的时间比想象中要更长一些,不过总算在开场前十五分钟踏进了影院的大门。

好险,和泉守心想,又对身后的堀川说:“你先在这等会,我去前面取票。”

“先生是在网路上订的影票吗?”售票员开始查询订票记录,“可是我们这里并没有您的记录……”

“可我真的订了两点半那场,请您再查清楚吧。”和泉守有些急了,售票员听了一副了然的样子,回道:“网路订票要提前30到20分钟到现场取票,否则预定将作废,您是不是没注意到呢?”

他回想了一阵,似乎是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全给他抛到脑后了,“那现在还能……”

“可以的,我先帮您查询一下座位信息。”售票员会意,马上切到另一个窗口,“……实在抱歉,这场的影票已经完售了。”

这种情况是和泉守始料未及的,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窘迫,售票员又倾情推荐道“先生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吗,不如看这一部,还有连座的余票。”

“是,是吧。”他偷偷瞄了堀川一眼,却被堀川发现了,还以为和泉守那边有什么事,堀川一脸疑惑地看着和泉守,他赶紧别过脸去,盯着显示屏上的黑白海报,一咬牙:“那就这个吧。”

“好的,马上为您出票。”

“出什么问题了吗?”堀川问他。“呃,设备出了些问题。”和泉守支支吾吾推着堀川往前走,“快点进去吧。”

座位间的空隙有限,很自然而然地,和泉守拉起堀川的手,边往里挤边向周围的人道歉,堀川乖乖地跟上前,坐下,灯光渐暗,荧幕亮起,一切都刚刚好。

昏暗的环境,凭借着荧幕灯光,堀川只能看见和泉守脸上模糊的轮廓,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想过,能有与仰慕对象一起看电影的机会吧。

放映厅里不断回荡着女主角的尖叫声,见周围胆小的女性纷纷躲在身旁男友的一侧,堀川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心跳陡然加速,可是,可是。

除了音效刺耳以外他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

“怎么了?”和泉守转过头来,“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堀川紧张地摇摇头,“只是觉得……呃……兼先生最近是想尝试惊悚类的作品吗?”

“对……对啊,这种电影很有研究价值。”和泉守承认自己在听完推荐后确实有过那么些不正当的幻想,只是对于作为男性的堀川来说不太适用。

他开始反省自己的计划是不是有问题,今天一路下来,非但没有一件事达到了预期效果,还引发了一系列让他措手不及的突发状况,真是……太逊了……

堀川还想说些什么,可见和泉守对着荧屏一副看得认真的样子,不好意思再出声打扰。

电影后半段内容以男女主角探寻真相为主,吓人的成分比前半段少了很多,这回堀川实在撑不住了,昨晚的报告再次浮现在脑海中,困意伴着电影幽幽的背景音乐不断袭来,眼皮不停地打架。

当堀川的脑袋靠上和泉守的右肩时,和泉守着实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堀川靠着他睡着了,于是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头软软的短发,堀川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昨晚又偷偷赶课题了吗?和泉守恶作剧似的戳了戳他的脸,心思已完全不在电影上,约好一起来看电影,其中一个人睡着了,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约会了吧。

怀抱着复杂情绪,荧幕白光一闪,马上暗了下去,顶上灯光逐排点亮,堀川揉了揉眼,随即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

“啊……结束了?”堀川望着退场的人群一脸茫然,对和泉守的话里满是懊恼与歉意,“非常对不起……!我居然睡着了……”

还是枕着和泉守的右肩睡着的。

和泉守自然不好说他些什么,更何况自己趁着他熟睡的时候动手动脚了。“没事啊,看到后面我也觉得挺无聊的。”见和泉守没有生气的意思堀川便不再担心这个问题了,“那兼先生等会还想去哪里?”

“就在附近随便逛逛吧。”和泉守拿出手机,想确认一下晚上那家西餐厅的预定情况,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预定没有任何问题,注意事项也一字不漏记在心里了,忽然手机铃响,和泉守看了眼来电显示,便直接在堀川面前接了。

“堀川现在是和你一起吗?”“嗯,你要找他吗?”和泉守下意识地想把手机递过去,“没……没有!我是想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对面的紧张兮兮让和泉守觉得莫名奇妙,但还是以上厕所为借口避开了堀川。

“因为那条围巾对他来说好像很重要的样子,所以想问问你……”

“那个款式已经下架了。”山姥切的执着令和泉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知道了,我会替你解决的。”

“麻……麻烦你了……”

“这么关心兄弟可不像你的风格。”和泉守刚说完耳边便传来了电话的嘟嘟声,怎么求人帮忙也这个态度,真是好气又好笑。

不过国广家都爱操心这一点是不变的。

“兼先生好慢啊,吃坏肚子了吗?”和泉守忙摇头,指着对面的商场说:“就去那里逛吧。”

就这样两人逛起了服装店,虽说和泉守时常窝在家里赶稿很少有踏出家门半步的机会,但对外个人形象仍要多注意。

可能和泉守就是个天生的衣架子,反正堀川觉得他随便套个麻袋也是好看的。

“你这样我很难作选择啊……”和泉守在试衣镜前转来转去,整个人被堀川和热情卖力的店员夸得有些飘飘然,“那就这件吧。”

“对了,你们这里有围巾吗?”山姥切在电话里交代的事他可不能忘记,店员微笑着将他们带到另一个货架前。“兼先生为什么突然要买围巾?”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堀川感到不解。

“国广不是没……忘记带围巾了吗,”和泉守在货架上挑挑捡捡,“晚上外面会更冷,你也不想感冒吧?”

“怎么好意思让兼先生……”出于习惯堀川说出了这样的话,没一会又觉得不对,正想说什么来补救,只觉脖子一凉,再回过神来时已经被人推到镜前。

“果然国广更适合蓝色。”和泉守摸着下巴肯定道,“感觉怎么样?”堀川强忍着要打喷嚏的欲望,仔细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撑着微红的脸向和泉守点点头。

店员很识趣地帮忙打包,和泉守偷偷交代她多要一条红色的,堀川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离开时依然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真感冒了?”“没有,只是围巾蹭到鼻子了。”堀川很小心地将围巾连着纸袋收进包里,却被和泉守发现,硬要他拿出来围上。

“会弄脏的。”“那也比感冒好。”怎么又反过来了,堀川百思不得其解。

再接下来将是晚上的重头戏——烛光晚餐,这是责编给和泉守推荐的,和泉守没有经验,一起点着蜡烛吃饭就能增进感情了吗,是不是还要做点别的呢。

来不及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按计划行事就对了。他很少吃西餐,前些天才恶补了一大堆餐桌礼仪,以至于不会在今晚这样个重要时刻丢人。

然而有件事情他没有留意到。众所周知,日本人多有吃生鱼片的,和泉守倒是例外,他觉得生鱼片看起来黏糊糊的,着实倒胃口,因此平日里吃的也少。

这回他总算碰见比生鱼片更让他难受的东西了。烛尖火光跳跃,是灼热的,带血丝的五分熟牛扒端了上来,那也应该是热的,但他感觉不到。

黑椒汁自己浇上了,从观感上看,确实比刚才要好得多,他抬头,堀川的脸陷进橘黄的烛光里,模糊柔和的轮廓,悠扬悦耳的小提琴乐,鬼使神差般地,他将叉子伸进了自己的嘴里。

难以言喻,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堀川在场,这绝对是他所吃过的,最没滋没味的晚餐。

和泉守不会讲什么浪漫情话,满脑子全是难吃二字,最后端上的甜品冰淇淋更是淋了他个透心凉,两人相对无言。

堀川已经忘记晚饭是怎么结束的了,或是根本就没有开始,冬夜的风比和泉守描述的还要冷,他朝手心呼一口白气,又被和泉守一手抓过,塞进他长大衣的口袋里。

“我送你回家吧。”和泉守闷闷地说,“浪费了你一天的时间……”

“兼先生为什么会这样想?”堀川抽回自己的手,并绕到和泉守面前,和泉守捂着头,堀川看不清他的表情,“毕竟……硬是让你陪我玩了这么多无聊的游乐项目,看了那么无趣的电影,吃了那么难以下咽的烛光晚餐……”

“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搞了一个如此糟糕的约会。”和泉守总结道,“啊啊,果然我——”

“兼先生没有必要自责。”堀川叹了口气,“而且也没有兼先生所说的那么糟糕,总之……”

他的手指缩了缩,似乎在寻找什么可以支撑起他内心勇气的东西,“只要和兼先生在一起就足够了!”

和泉守愣了愣,见四下无人,斗胆上前一步,扯下堀川面前的围巾,将脸贴了上去。

有些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唇齿相贴的感觉温暖而奇妙,氧气消耗的速度比平时更快了,接二连三的,堀川差点喘不过气来。

四周的空气是冷的,他们的脸是热的。

回去的路上有家拉面店,堀川是那里的常客,现在早就过了晚饭的点,店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喝酒的客人。店主人认得堀川,招呼明显比其他客人要更到位些,和泉守是新面孔,但因为相貌出众,又是堀川带来的,当然少不了几句嘘寒问暖。

拉面店是和泉守自己要求来的,也是受了自己挑剔的胃的驱使——它迫切地需要一份冒着热气的主食,于是掀开布帘进来了。

他们坐在敞亮的店面里,热面暖胃,没有刚才的拘谨,话也渐渐多起来,和泉守不忘吐槽几句责编和清光,堀川给他讲学校里的琐事,氛围也算轻松愉快。

和泉守终于吃上真正意义上的晚饭,可能这才是最适合他们的约会项目吧。

事后再提起这件事,责编依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么好的机会,你,唉……”

和泉守觉得他想得太简单,果然是没有对象的人么,“目光要放长远一点。”责编忙点头,满脸堆笑地推出一份出版计划。

总之和泉守又有得忙了,下一次假期又会是什么时候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End—

 

 

————————————————————

梗来自 @柒玖 

梗原文:其實是想看初次約會場景�� 兼桑規劃了一大堆但結果都沒有按計畫走    覺得自己很拙超懊惱但堀川其實覺得整天都很棒>/////<

 

本来说10号交的结果被我这个拖延症以日写百字的龟速拖了这么久(土下座),而且太久没动笔文风肯定会有些跳跃(自己也拿不准),再看一次梗觉得偏题了,明明79太太给的是那么简单的梗我却写成这个样子(暴哭)。

这里与其说是没有按计划走,我大概写成了就算看起来是按了计划走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所以看起来很糟糕。不过第一次写他们初次约会这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个人觉得非常新奇。

(接下来催更临临,我终于不是最后一个了哈哈哈)

(我更新了给我把群头衔换掉!)

评论(31)

热度(80)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