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大脑是投影机
而我只是画面的记录者
感谢阅读
希望你能从这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想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逼自己在年前把生きて下半篇填了
可是看着文档又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心情苦涩(……)

[兼堀] 生きて (上)

*堀川中心

*沉海梗延伸,审神者出没注意

*有一定量的角色受伤与流血描写

*很多私设,ooc,刀中带糖

拉开纸门,细雨中有几抹蓝紫色的疏影。

堀川国広朝前迈出一步,干裂的嘴唇微张着,他深吸一口湿漉漉的空气,被水与泥的腥呛出几声干咳。赤脚踩进园里的水洼,带起一脚后跟深褐色的烂泥,烂泥黏在脚上,和附着在他身上的锈迹一样。

蓝紫色的影离他越来越近,重重叠叠密密匝匝地向他扑来,他将脸凑近了,连日的细雨让花瓣浸足了水,他干裂的唇几乎要碰到花瓣上的水珠。地里有一把生锈的园艺剪,不知是谁干活时遗落的,他捡起园艺剪,拨开花与叶,不知是刀柄沾了水太滑,还是头已经锈得不成样子,他的手总使不上力。蓝紫色...

一条看不看也没关系的东西

开学之后感觉各方面都有点力不从心,想在新学期好好拯救一下我被体育和某理论课拉低了一大截的平均绩点,还有一个就是看着身边优秀的人觉得自己真的好菜啊(……)
先前在写的卡文了,然后现在也没有时间继续去搞。
所以lof这边要暂停更新一阵,日常子博想起来了可能会记一下,应该也不常上。
总之,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理解。

[兼堀] あなた

*一个关于破镜重圆(?)的现pa

*全程不知道在干嘛的冲田组

*没脑子的短大纲文,ooc注意


每日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突然开始相互厌烦这种事,确实是存在的,就像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小心翼翼堆起来的一座积木塔,途中有谁感到疲倦了,心一开始动摇,另一方再怎么挽回也只是徒劳。

和泉守和堀川的积木塔,倒得比他们预想中的还要早。

不能说是谁的责任,如果说从前两人想要在一起的心愿是一致的,那么现在两人想要抽身而去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房子留给堀川,和泉守一个人拖着拉杆箱走了,堀川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着门轻轻合上,以往和泉守对待它可没这么温柔。橘猫跳上沙发,伸出舌头去舔堀川的手,“你是怕我...

[兼堀] あの頃へ (下)

*漫画家和助手

*私设多且ooc

【上篇点我】


堀川两边的鬓发修得比以前更短了,整个耳垂裸露在外面,和泉守眼尖,看见了就随口一说:“不戴点什么的话又会愈合的。”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又让他想起礼物的事,堀川歪了歪头,说:“还没有选到合适的耳饰,其实我还不太适应。”放在以前这样是要被风纪委员盯上的,和泉守自己就是个典型;堀川终究和他不一样,此时此刻他比以前更清楚这一点。

第一次给杂志社投稿就被选中,和泉守多多少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些自信的,再加上高中生漫画家出道和续篇新连载再开的噱头,短时间内他积累了一小波人气。为了保持更新频率长期透支休息时间,和泉守的身体不到半年就垮台了,同时连载...

1 2 3 4 5 ————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