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汤挂乌冬

[视奸请先自行搜索博客内的食用说明]
写的不好还望海涵
随心所欲 风格不定 空有脑洞的挖坑(咸鱼)势力
与世界失去联络的v家厨
刀男沉迷 \左右皆可的土方组推/
杂食同时也挑食
挺好勾搭的快来找我聊天啊(哭)

看了传说中的过激派bot,非常感谢你们没有因为我是杂食无差拉黑我(磕头)
实话说每次和不逆的太太们说话我都很虚,但是太太们产的粮都很好吃忍不住在评论打call(……)
虽说每次发都尽量将阅前警示做得更完善,但偶尔也有想过要不要开个子博客abba分开发,可是黑历史又不想重新发一遍,为什么lof没有文章一键转移功能orz
真要分子博客的话有时间会再研究一下
总之还是感谢大家的友善

我是真的很想更新的废稿都写了快六七千了(……)
打算重写了但暂时没时间
然后这周开始和舍友疯狂补小组作业,已经想把学委和老师的邮箱进行定点爆破了(。)
没掉粉……真的……非常感谢……(倒地不起)

大概是一个迟来的repo
本子小小的太好看啦!特典明信片也很棒!!!
实体印刷感觉太好了想一直摸摸!abo的车特别好吃呀赞美79太太!!!
偷偷圈一下 @柒玖  想给您疯狂打电话😭😭😭

谢谢老临的催更月饼和灵魂画作!
更新以后再说吧(……)

我升天了不用叫我下来了

[近况报告]

已经开学了,虽然课程不算紧张空闲时间还挺多的,但因为一些原因,这个博客要「暂时」停止更新了,期限未知。
简单来说就是,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表达能力」、「知识储备」和过家家式的「写作水平」已经不足以撑起我的「脑洞」了。这种感觉从暑假开始就有了,各种混更挑战底线,脑内全是千篇一律的词汇,最后导致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被我以拙劣的手法给呈现上来,不知所云,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让人难受的事情。
粗点心应该是放假以来写的最长的一篇,不过已经到达极限了。
连自己都骗不过去,这样我完全没有办法动笔写字,应了某句话,多读点书再出来丢人吧。没有权利要求别人怎么做,那就先让自己来试着做。
总之非常感谢给我拙作点红心和蓝手的你们,真...

虽然很不想听但是我……非常感谢你们的关注所以还是开一次点梗吧(赴死状)
评论选一个来电的,因为快开学了什么时候写完很难讲,字数随缘
土方组无差/堀兼/兼堀都可以,原则遵从食用说明,不开车因为我不会我没考驾照
(没人的话大家就当没事发生过x)

[兼堀] 粗点心少年与他的粗点心

*标题随便起的不要在意

*一个甜甜的现paro流水账,兼堀同龄

*有原主、微量冲田组、路人出没

*私设如山,ooc,ooc,ooc

(推荐BGM:みきとP-京都ダ菓子屋センソ― 


土方看了眼墙壁上的老旧摆钟,今天堀川回来的时间比平时更早些,店里有礼貌的孩子们朝进来的少年喊了句“堀川哥哥”,堀川笑着点点头,夹着制服包蹬着皮鞋往里屋跑去了。

“今天好像很开心?”土方叫住他,“就算要急着回来也不能骑太快。”

“对不起,我会好好注意的!”堀川双手合十,恳求土方暂且饶他一回。土方躺在长椅上,依稀记起早上有个穿制服的家伙来过,能让他这个平日沉着冷静的养子如此猴急的事,大概就只...

[土方组] 如梦·续

*以和泉守兼定为中心的流水账 【前篇点我】

*非甜饼,有没有刀请自行斟酌

*婶婶出没注意,设定与原游戏体制稍有出入

*背景捏造有,我流式ooc


“等等……”审神者站在街道中央,呆呆地望着四周行人,“这里是……厚樫山?”

“很明显不是。”和泉守环顾周围,这里古旧的建筑风格,行人的衣着,无一不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

像是自己曾经待过的地方,又像是一个很久没来的地方。

“而且大家都不见了,除了你。”审神者眉头一皱,马上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难道是时空机械产生了故障?所以把我们传送到了错误的时代?”

她的猜测也不是毫无道理,从她正式就职起便听说过时间机器故障的...

[土方组] 如梦

*以和泉守兼定为中心的日常

*不是甜饼,应该没什么刀但也请自行斟酌

*现世背景,婶婶出没注意

*自我捏造式ooc

 

很吵。

四周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不时会有几个冒失鬼撞到他身后翘起的刀鞘,匆匆道过歉后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此地不宜久留,他这样总结道,于是打算四处走走,四处看看。

红衣,武士袴,身后轻飘的浅葱色披风,在这个地方完全不显得奇怪,和泉守兼定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穿着打扮比他更奇异的人,漫无目的在会场里走着。

接触这样的新兴文化和泉守还是第一次,爱好者们不以为奇的事情,在这里也足以让他眼花缭乱了。他试图甩一甩脑袋来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停在原地定睛一看,好像有...

1 2 3 ————
©清汤挂乌冬 | Powered by LOFTER